「耶教HKG報」七千人亂噏:按律法信徒沒有言論自由

0
401

「耶教HKG報」「七千人」又發功,繼上周四《不義的政權需要順服嗎?- 羅馬13:1-2正解》後,前日又發表《基督徒的言論自由(一)》,回應抗爭運動爭取自由的主題,以五大點論述,聲稱信徒不應該爭取言論自由,言論自由更是罪的代名詞。

(門徒事工急需事奉人手,閱讀下文前,煩請先進入,登記您可以事奉的崗位,多謝合作!)

文章開首指出,現世即爲末世,亦即是罪惡前所未有地泛濫的時代。現今罪惡泛濫,要歸咎於現代社會追求各種自由和人權,包括言論、戀愛、藝術創作、娛樂自由,而根據「七千人」上周四《不義的政權需要順服嗎?- 羅馬13:1-2正解》一文,宗教自由也是導致信徒走上「抗爭歪路」的原因。其論述基礎是提後3:2,指衆人都專顧自己,專顧自己就是自我中心、自把自爲,各人偏行自己的路,而美化版的「自我中心」「專顧自己」就是現今的「自由」和「人權」。貫徹一向做法,「七千人」把「自由主義」標籤為現代西方的一種文化輸入,是新興的,亦不適合基督徒的。殊不知,在中國政治思想和哲學思想未成立時候,就有一種諫官制度,專門監察政權;而孔子和老子也是有名的「自由主義者」,後者更說出警世名言:「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懼之?」。老子思想更提倡「無爲而治」,反對政府干涉人民自由,讓人民自治。由此可見,「自由」這概念已經存在在中華民族歷史裏至少二千多年,亦顯示出「七千人」的無知。

另一方面,「七千人」更將自由和罪惡划上等號,把自由比作罪惡的產物,忽略了神給與了世人自由是讓被造物自行選擇去「行善」或「行惡」,也自行選擇是否跟隨祂。另外亦否定了個體擁有正確思考的能力,認爲世人就是一旦擁有太多自由,就會相應地作出太多「錯誤」而且「邪惡」的決定,實為本末倒置,因果錯配。段落末部,「七千人」先引用約8:32,36、加5:1等關於世人只能透過耶穌基督得自由的經文,后補充基督徒非沒有言論自由,而是要照著聖經原則去説話,並列出五大基督徒「沒有自由説的話」的論點:

第一條是「不能妄稱神的名」。「七千人」引用出20:7、太5:17-18 ,來告誡信徒不要忘記遵從律法,藐視十誡。因爲但凡妄稱神的名的人,就會收到神的懲罰,而這就是爲何基督徒沒有這樣的「言論自由」。衆所周知,神是公義的、賞罰分明的,而世人都是罪人,無論是妒忌、生氣、貪吃這些大小惡行都會被神審判,難道世人就沒有自由擁有負面情緒和想法嗎?這都反映出「七千人」認爲所有神不喜愛的事情就是人沒有「自由」做的事情。第二條是「我們不能説謊」, 「七千人」斥責大眾傳媒報道不盡不實,而普羅大眾亦照單全收,人云亦云。他們繼續指出人們會不知不覺說了謊話,可作了很多假見證,可見問題不是出在「太自由」,而是「不自知」。第三條是「我們不能發怨言」, 「七千人」埋怨明明現代社會生活條件比以前優越,現代人卻比以往發出更多怨言,認為「不信的人就是如此的」。第四條是「我們不能論斷」,「七千人」認爲很多信徒自以爲有高見,也不去瞭解別人做事背後的動機,批評他們的行爲更「差勁」。最後一條是「我們不能說不合聖徒體統的話」,末段指出現今說笑話、低俗話、和淫詞的風氣盛行,基督徒在審判日必定要句句供出來,受到神的審判(太2:36)。最後,「七千人」告誡信徒要勒緊自己的舌頭,不濫用「所謂的言論自由」,要言語上無過失的「完全人」。

相關報導:
撐警專頁《七千人》為警暴護航 「真正基督徒和暴徒劃清界線」
成為不向巴力屈膝的七千人
「耶教HKG報」七千人引羅馬書謬言當順服不義政權

(歡迎轉載報導,請註明出自基督教媒體《門徒媒體》)

Facebook : 門徒媒體
Instagram: 門徒媒體
Twitter : 門徒媒體
YouTube : 門徒頻道
—————————-
拒絕盲目跟從、堅持聖經公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