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學們:你絕對可以逃離學校和無謂的現實

0
388

筆者首先要給作為學生的讀者們,講個鬼故事--要開學啦!結束了漫長暑假,面對校園生活,筆者與在學的弟兄姊妹傾談後,感到同學們的情緒狀況令人關注。中學生要再次投入規律性和緊張中,相對於較自由的假日生活,轉變為規律的學校環境,這是一個很大的反差。筆者曾聽到有同學指出,校服的沈重,就如穿上一身盔甲裝置。

(門徒事工急需事奉人手,閱讀下文前,煩請先進入,登記您可以事奉的崗位,多謝合作!)

還記得數年前,一位香港中學生撰寫一篇發人深省的文章,並要求立法會議員替他在議會中讀出:「我是一個中三的學生,我與大部份的香港學生一樣,看不到未來。每天重複著學習,但卻不明白學習的意義。香港,不論是政府、家長,還是老師,以至整個社會,整個教育制度都十分看重成績,當然我不會很幼稚地說成績一點也不重要,但成績絕對不是人的全部。香港奉行的填鴨式教育制度一味只將知識灌輸給學生,卻忽視了學生其他方面的發展,給予了學生極大的壓力。新的一年,或者善忘的香港已經忘記了,當時大量學生自殺的事,但當時的失望、悲痛,我現在還記得,我期盼政府能記起我們學生⋯⋯真真確確為了我們着想。」

2014年10月至今,在港澳地區就讀小學、中學及大專院校的學生,接二連三自殺,這些悲劇之間雖然互不關連,但形成一股風潮,並引起社會關注。在筆者曾任宣教士的日本,學生自殺率最高峰,為開學式的3月、4月及暑假後結束的9月,原因相若。從學業壓力、前途憂慮、愧疚,無法達到自身或他者要求;面臨人際關係、家庭分裂、失去父母愛;遭遇校園欺凌、體會小圈子集團主義;或者患上抑鬱症等情緒病。如斯龐大複雜的系統及問題結合體,筆者瞭解,選擇以輕生來解決痛苦,實在難怪。筆者曾短暫事奉在日本島根一所青少年宿舍,接觸對象正是「不登校」的同學們。

其實是否即使再痛苦,活着就一定有希望呢?筆者覺得,這個典型的想法,就像一種具詐欺性的賀爾蒙,當然,選擇結束生命,是逃避痛楚,最消極也最極端的自我傷害,瞭解內心不安,並經歷一段長時間折磨後,所作出的最終決定。

從自身的經驗和與同學們傾談後,同學們何必為了所謂的標準性答案,或美觀而定下價值,去強迫自己作出一些違心的行動呢?面對問題,經歷痛苦,有人哭泣嚎啕,也有人擦乾眼淚繼續走,也許有些人,過程稍為好一些,只是讓人看不出殘缺而已。作為基督徒,主耶穌亦與讀者一樣,經歷人世間的悲離合恩怨情仇,而且祂也喪失了自己的生命,從「人生勝利組」的公式標準來看的話,這都是一個失敗的人吧,但今天,耶穌基督已經成為基督宗教所相信的最高神明,基督徒心目中的上帝。

日本鎌倉一圖書館館員曾經在官方社交媒體分享一貼文:「第二學期馬上就要開始了。如果你由於痛恨學校正在考慮自殺,為什麼不到我們這𥚃來?我們這𥚃有漫畫書、輕鬆小說。就算你在這兒待上整整一天,誰也不會說你。即將進入九月,如果你在考慮寧死不上學,請記住,我們是你的庇護所。」身為日本教育部門系統的政府圖書館,竟然不鼓勵學生上學,這種做法,當時在日本引起極具爭議性,圖書館館長曾考慮刪除和向公眾道歉,但最終這條貼文感動無數人,一日內被轉發六萬多次。

作為教牧,在自己的生活環境和資訊中,恍似聽到很多「專業人士給予建議」和標準答案,即如何幫助同學們渡過難題,從而進入快樂的校園生活。但很遺憾,筆者始終認為問題是無法解決,心理方式也許只會換來一次又一次傷害,帶着上學的最後目的為目標,必然帶來黑暗。從認知東亞及華人學校制度的問題為重點,這才會挽救他和她的的身心靈,盼望先生長輩省察,同學們亦學會求助。

筆者也想趁這個機會指出,並想同學們知道,你絕對可以逃離學校和無謂的現實,並且一切都會變得更好。筆者清楚同學們許多問題無法解決,但筆者想請你相信恩典,一切都會好起來,祝福讀者在痛苦和疑惑的青春歲月中,能尋找到信仰的最高價值或同伴,能一起能與你面對苦痛的人世,經驗同在。

筆者是過來人。小僕在這裡,很高興你在這𥚃擁牧師哥哥,自己也永遠站在這𥚃等候妳⋯⋯

作者:梁君培牧師

Facebook : 門徒媒體
Instagram: 門徒媒體
Twitter : 門徒媒體
YouTube : 門徒頻道
—————————-
拒絕盲目跟從、堅持聖經公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