駁沉默君:惡意抹黑 顛倒黑白 謬解福音

0
308


從社交媒體上先後收到兩位牧師傳來同一篇文章,是署名「沉默君」所寫的《一封沉重的信,寫給香港基督徒》(下稱《沉文》)。

(門徒事工急需事奉人手,閱讀下文前,煩請先進入,登記您可以事奉的崗位,多謝合作!)

《沉文》十分長,洋洋九千餘字,詳盡地表達了作者對香港教會領袖關心社會時政的看法。令我感到奇怪的,是不少教牧人員竟對沉默君的見解表示認同,甚至積極分享和轉載這篇文章,因為當我仔細閱畢全文,發覺只能以惡意抹黑,顛倒黑白,謬解福音這十二個字來形容這篇文章。

現先把《沉文》的主要論點列出如下,然後我將就其中幾個重點加以駁斥。沉默君認為:

首先,教會領袖不應公開表達政治立場。沉默君認為假若是普通信徒表達政治立場那還可以,但當教會領袖在公開場合表達其政治立場,則「一系列連鎖反應和極其嚴重的後遺症必定陸續來臨」。例如當教會領袖公開表態支持反對派時,「破口和裂痕已經萌芽了」,最終會引至教會結黨分爭,和令會眾中有會友離開教會。

其次,由於政治事件異常複雜,牧者很難做到「100%」(作者用語)政治立場正確,極容易在表達政治立場時犯錯,因此教會領袖應避免談論政治事件。沉默君更提醒教會領袖說,「現今香港的傳媒、網上媒體節目和社交平台已經是被西方意識形態壟斷和操控,他們所發放的信息絕對不是爲了陳述客觀事實,而是為本身既有的政治立場服務」,所以教會領袖雖然看過許多資訊,但由於所掌握的資料很可能有誤導成份,因此實在不應公開表達政見而令自己最終失見證。

第三,沉默君認為教會領袖應花時間在有永恆價值的事情上,不應花在價值極微的政治事情上。沉默君說:「教會領袖天職是傳福音,拯救靈魂,培養屬靈生命,建立合一教會,做這些事本身已經極其不夠時間」,假若教會領袖還把時間、資源放在政治上,並且得到的只是「今生今世極其短暫的價值」,則會做成「角色位置與貢獻嚴重不成比例」,浪費了上主所賜給教會領袖的寶貴資源。

第四,沉默君認為真正有意義的關心社會和關心政治,就是努力令社會和諧。 根據沉默君分析,目前香港社會的現況,是「反對派的聲音已經是非常強大」,「弱勢政府」推行的政策經常受到鋪天蓋地的批評。所以,實在不需要教會領袖加多一把批評聲音。

第五,沉默君指出,聖經沒有提倡民主理念。還有,在舊約聖經中,很多故事都表明,在群眾中大部份人的意見通常是錯,經常都是違反上帝的心意,因此民主不一定是好的制度。此外,耶穌和使徒們也沒有推動革命和反抗政府,這應成為今日教會領袖的重要參考。

第六,沉默君認為,由於部份香港教會領袖「高調地反中」,以至改變了中國政府本來對基督教稍為寬鬆的策略,重新加緊對教會的控制,這實在連累了中國大陸的教會。沉默君認為「西方敵對勢力也是正在利用基督教作為散播西方意識形態和反中國的棋子!大陸政府很自然地要收緊和控制大陸教會活動,他們的管制其實是自然的自衛」,所以,這一班「自私自利搞反中」的教會領袖,做成了內地福音工作受阻礙的惡果。

第七,沉默君認為基督徒不應只顧追求世俗的自由,卻應追求屬靈的自由。他指出今日西方社會強調自由,但結果卻是物慾橫流,道德敗壞,教會荒涼。另一方面,內地教會雖然缺乏自由,但內地信徒在信仰生活、視野眼界、思想深度等都比香港教會好得多。

最後,沉默君在其文章末段呼籲香港教會領袖,「不要只顧香港,也應將目光顧及整個大中華的巨大禾場」,「這屬靈永恆價值比起為西方意識形態搖旗吶喊重要千萬倍!!!(原文也是三個感嘆號)」

我認為沉默君這篇自稱「沉重」的文章,有三個大問題,就是惡意抹黑,顛倒黑白,和謬解福音。

惡意抹黑
首先,《沉文》所表達對一些關心社會公義的教會領袖的批評,並沉默君在描述這些教會領袖時所運用帶有中傷對方意味的言詞,其實是對那些教會領袖的惡意抹黑。

貫穿全文,沉默君對一些關心社會公義的教會領袖有非常負面的描述,例如他談到一位在佔中時期曾「大出風頭」的「大人物」,指這位牧者的教會因為太「政治化」,以至「羊圈大有破口」,「眾多信眾流失」,藉此印證教會領袖公開表達政見的確破壞教會。沉默君又批評一些牧者,指他們在「市場調查」下,看到教會內反對政府的人數比較多,便「想討好這批主流群體」,來「為自己贏取些掌聲」。又說有些教會領袖是「天生、理所當然、習慣地要去支持反對派」,所以即使政府「弱勢」,仍要「跳出來衝向」這個已被反對派毆打的對象,還「再補踢多一腳」。在文章末段,沉默君還指一些教會領袖只顧「為西方意識形態搖旗吶喊」。

只要我們細心察看沉默君在以上幾段文字的描述,和有關的遣詞用字,便會發覺當中絕大部份是出於作者個人主觀的看法,而且沒有提出任何具體事實或理據作為證明,但有關文字卻令讀者對這些關心社會時政的牧者有非常負面的印象。

事實上,環顧今日香港教會,究竟有多少教牧人員只顧公開和高調地表達其政治立場,只著緊落實西方社會的政治體制,只看重追求民主自由,和「自私自利搞反中」?我實在十分懷疑有多少這一類的教會領袖。似乎沉默君攻擊的只是一個由他自己樹立起來的稻草人。

此外,沉默君一面斥責這些公開表達政治立場的教會領袖,但同時間他自己卻公開和高調地表達他的政治立場,就是認為教會領袖不應公開反對中國政府;一面說自己「作風低調」、「沉默和成熟」(這樣描述自己難免令人想起一位自稱謙遜的立法會議員)、「沒時間發表什麼個人意見…更不習慣出風頭」,另一方面卻寫出洋洋萬言書,痛斥他口中那班只顧公開政治立場並引至教會分裂和連累國內教會的教會領袖;這難免令人感到沉默君是自相矛盾,邏輯混亂。

我個人也認識不少關心社會公義甚至在大型抗爭行動中走到最前線的牧者,為數約三十至四十人。他們當中有德高望重的退休牧師,有知名的佈道會講員,也有學者型的牧者,和一些青年牧者。按我對這班牧者的認識,他們最終關注的,其實是作為蒙上帝呼召的傳道者,如何在黑白顛倒,真理混淆的世代,為主耶穌基督所宣揚的福音真理作見證,並呼籲所有耶穌門徒追求公義憐憫。他們大部份都仍參與日常牧會工作,宣講聖道,教導聖經,探訪會友,負責崇拜禮儀,主領婚禮喪禮,處理堂會會務等。他們當中有不少人是在非辦公時間才參與關懷社會的事務。我個人對這班為時代把脈和為真理發聲的牧者朋友非常欣賞和尊重。

還有一點,沉默君認為,教會領袖不應公開表達政治立場,這講法其實非常籠統,因為怎樣才算表達政治立場,沉默君並沒有說明。但沉默君似乎較關注和不滿的,是教會領袖公開支持反對派,公開批評「弱勢」的政府,和公開反對中共政權。無論如何,沉默君這論點完全違反聖經教導,是把人為的枷鎖強加在教牧人員的身上。

事實上,教牧人員作為上帝所呼召的傳道者,就是要按上帝的旨意,向當代人和向當代教會宣講上帝此時此刻的話語。他們最應關注的,是所宣講的是否上帝的話,不論這番話是否關乎政治、或經濟、或民生、或其他。所有傳道牧者的宣講,不應受任何政治審查,這是不證自明的顯淺道理。因為我們作為教會,作為門徒群體,所信靠的上帝,就創造天地的主宰,是統管萬有的真神,是關懷全人的主,是政治之主。整本聖經,由摩西律法,到先知的宣講,到舊約詩歌,全部都充滿政治色彩,那麼教會領袖的言論,怎可以或怎能夠脫離政治?耶穌基督宣講天國的福音,豈不就是和所有人類的福祉有密切關係嗎?主耶穌豈不是公開宣告,被擄的人要得到釋放,失明的人要重見光明,受打壓的人要重獲自由嗎?主耶穌不是宣告上帝悅納人的禧年嗎?禧年所描述的財富田地資源重新編配,不是和社會政治息息相關嗎?啟示錄和耶穌論末世的言論,豈不同是充滿政治論述嗎?豈不是表明世上邪惡和霸道的政權必終受到審判和被摧毀嗎?

其實過去數十年,華人教會已把福音變得非常個人化、私有化,現在還有人要求教牧傳道不再談論政治,結果不就是強化社會對教會的負面印象,認為教會堅離地,跟社會脫節,最終令一整代青少年人離開教會嗎?相反,當近日部份教會領袖關心社會中受剝削和打壓的民眾,甚至走到最前線關心抗爭市民時,不是令整個社會對耶穌基督的教會改觀,和從新對福音持開放態度嗎?我們竟還對這班不畏強權為真理發聲的牧者肆意抹黑兼口誅筆伐嗎?

顛倒黑白
《沉文》的第二個大問題,是顛倒黑白,混淆事實。沉默君認為由於部份香港教會領袖反對中國政府,以至連累了大陸教會,令大陸教會受到打壓。

沉默君認為,曾有一段時間,由於內地教會專心傳福音和服務社會,沒有多談政治,所以中國當局曾稍為放寬對內地教會的操控,令教會有一段持續增長時期,但因為一些香港教會領袖「自私自利搞反中」,引至中國當局重新加強對內地教會的控制,結果了連累了內地教會,阻礙了福音工作的發展。這完全是顛倒黑白和罔顧事實的論述。

在今時今日的中國,是否只要聽話和不搞政治,便能得到中共寬鬆對待?我們只需看一看過去極少進行抗爭活動的佛教,近期同樣受到中國當局的打壓和整頓,包括數月前有巨大佛像被炸毀,和不少佛寺也同樣被指令要進行升旗和唱國歌儀式等,便知道沉默君的所謂「教會領袖搞反中連累內地教會」之說,是完全站不住腳。

事實就是,自從習近平上台執政以來,他一直在收緊中國共產黨對全國各個領域的控制。習近平尤其關注影響意識形態的範疇,所以他早在2013年5月,即香港雨傘運動前一年,已開始收緊對全國意識形態的控制,並提出了「七不講」政策,即要求所有國內大學的公共科目,不得講論新聞自由、公民社會等有關普世價值的內容。還有,習近平曾頒布「新時代堅持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十四條治國方略」,其中第一項,就是「堅持(中國共產)黨要在一切工作上的領導」。

最近,中國宗教事務局推出《宗教團體管理辦法(徵求意見稿)》,更表明當局將進一步收緊對所有宗教組織的控制。例如其中第五條便指出:「宗教團體必須堅持中國共產黨的領導…踐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第六條則指「宗教團體應當接受人民政府宗教事務部門的業務指導和監督管理」;第十七條更表明「宗教團體應當向信教公民宣傳中國共產黨的方針政策…教育引導信教公民擁護中國共產黨的領導,擁護社會主義制度」。

從以上種種事例可見,習近平就是要把中國共產黨的領導,放在教會元首耶穌基督之上,並且要求教會和所有宗教團體一樣,都降服在中共的權柄之下。這政策既是出於習近平的治國理念,便跟香港教會領袖有否表達反對中共的立場沒有關係。

謬解福音
最後,《沉文》的第三個問題是扭曲信仰,謬解福音。

沉默君認為,「教會領袖天職是傳福音,拯救靈魂,培養屬靈生命,建立合一教會」,這些才是有永恆價值的事情,而關心社會和政治,卻只有微少而且是短暫的價值。假若教會領袖太多關注社會公義等事情,便會成為「角色位置與貢獻嚴重不成比例」。此外,沉默君在《沉文》所表達的盼望和願景,是香港教會領袖們不要再敵對中國政府,不要站在「反華勢力」一面,相反,教會領袖應跟中國政府合作,透過教會的服務工作和培育信徒愛國的心,促進中國社會的和諧,協助國家維持穩定社會,令福音工作可以暢順地在中國繼續發展。

沉默君的第一個錯誤,在於把耶穌門徒在世上的服侍工作,作出「屬靈/有永恆價值」和「屬世/沒有永恆價值」這二分。問題是這並不是聖經的教導。使徒保羅清楚教導,耶穌門徒整個生命是獻上給主的活祭,凡按天父的旨意和奉基督的名所作的,不論是傳揚福音建立門徒,抑或是追求公義憐憫孤寡,都同樣具有永恆價值,同樣是事奉上帝。著名的福音派文獻《洛桑信約》,在第五段「基督徒的社會責任」中,亦早已清楚表達傳揚福音和社會關懷兩者同屬教會的任務。

聖經中有一個非常鮮明的例子,就是施浸約翰,他固然是上帝所差派的先知,傳講天國真理呼喚以色列人悔改,但他同樣會公開表明政治立場,斥責當權者希律王,不應搶奪其兄弟的妻子希羅底,成為自己的妻子。對施浸約翰來說,傳悔改的道具有永恆價值,斥責當權者的不義,同樣具有永恆價值,兩者同樣是為福音作見證。

沉默君的第二個錯誤,是為了福音工作能順利發展,不惜把基督的主權置於當權者的權柄之下。事實上,假若教會領袖聽從沉默君的建議,以促進社會和諧及協助國家維穩作為手段,並以能繼續在當權者的蔭庇下發展教務作為終極關懷,那麼教會所傳的福音,已經不是耶穌基督的福音。

因為教會所宣講的福音,是耶穌基督作為天國君王的福音,耶穌基督要開展的國度,是一個超越國家、民族、語言、地域界限的國度。基督的權柄統管萬有,所有地上的君王、官長、領袖、權貴等,都要降服在耶穌基督至高權柄之下。鮑維均博士在其所著《顛覆現實的基督論》中便明確指出,耶穌基督具有先知君王的角色,他的地位、權柄本來就高於現實世界中一切的君王,所以祂根本不需要推翻羅馬政府,祂已透過祂的受死與復活彰顯了天國君王的權柄,同時顛覆了現實世界(頁63)。

所以,當沉默君要求耶穌基督的教會,也就是耶穌基督在地上的代表,對中國共產黨的領導權柄和治理權柄作出妥協,並且自覺地噤聲,不對中共的邪惡和不義作出指斥和譴責,這就是對耶穌基督的背叛。當耶穌基督的福音,成為協助當權者維穩的福音,成為罔顧基督的主權只求合一和諧的福音,那福音已不是從使徒們傳承下來的福音,那已是另一個福音。

我的盼望和禱告,是沉默君這篇惡意抹黑、顛倒黑白、謬解福音的文章,失去一切迷惑人心、分化教會和混亂真理的功能。願更多主內同道和弟兄姊妹,能明辨是非,堅守真理,並且在這動盪迷失的時代,繼續傳講賜人盼望的天國福音!

作者﹕馬保羅牧師

(編註:文章原題目為《惡意抹黑 顛倒黑白 謬解福音》,現題目為編輯修改)

Facebook : 門徒媒體
Instagram: 門徒媒體
Twitter : 門徒媒體
YouTube : 門徒頻道
—————————-
拒絕盲目跟從、堅持聖經公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