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暴制亂

0
169

在九月四日傍晚,特首林鄭月娥在電視上宣佈正式撤回「逃犯條例」的修訂,亦同時宣佈推行多方面行動,包括委派兩位新成員余黎青萍及林定國進入監警會、特區政府官員會「落區」聽取民意,和邀請學者就社會深層次議題進行獨立研究。看來,政府作出了重大讓步,然而在一件事上,政府的立場沒有改變,就是堅拒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調查整個「修例事件」的前因後果,及警員在執法時,是或有否違規。翌日,已經有不少論者表示「不收貨」,原因很簡單。整件事已經持續了四個多月。在起初,宣告撤回條例的修訂確實可以平息民怨,但經過了整個暑假,多次大型民眾上街表達訴求,有超過一千人被捕,警方發射了無數的催淚彈及各類子彈後,若不正視警隊執法時的手法,單談撤回條例修訂,已經不能平息民憤。

(門徒事工急需事奉人手,閱讀下文前,煩請先進入,登記您可以事奉的崗位,多謝合作!)

【一】

警隊的執法,已經成為國際焦點。澳洲的ABC News拍攝過一輯全長50分鐘的記錄片,名為《革命》(Revolution),詳盡報導香港的街頭抗爭的激烈,包括在8.31警隊在太子站內的車廂中毆打市民一事(https://www.facebook.com/abcnews.au/videos)。這情況令我感到很諷刺,在起初,吸引外媒注意的,是這場群眾運動大致都是和平進行,雖有以數十萬,甚至百萬計的市民上街遊行,但秩序井然。到後來,吸引外媒的,除了抗爭者的手法逐漸激烈,和策略有變外,就是警隊執法的手法和策略。

這種外媒雲集香港,報導街頭運動的情況,令我們想起《阿摩司書》中的一段經文,雖然類比並不確切,卻仍可看見相近之處,堪作比較。在三9,先知阿摩司發出了一項呼召:「要在亞實突的宮殿中和埃及地的宮殿裏傳揚說:『你們要聚集在撒馬利亞的山上,就看見城中有何等大的擾亂與欺壓的事』」。「宮殿」除了指真正的宮殿外,還包括所謂「豪宅」。亞實突和埃及都是外邦人之地。「傳揚」的作用就是招集有興趣的人士,來到「撒瑪利亞的山上」,向城內圍觀。撒瑪利亞城的地理環境有點特殊,其地勢較圍繞四周的群山較低。這樣,讀者不難想像城周圍的群山就如看台,觀眾可以居高臨下,一覽無遺地看見城內的情況。這些外邦人要「參觀」甚麼?就是在城內不斷發生的「擾亂和欺壓的事」。阿摩司話中的「擾亂和欺壓」,應該是有權勢者才可以行的事,包括政治的和經濟的打壓。招聚外邦人來觀看撒瑪利亞城,有「取經」的暗示,豈不諷刺!
以「擾亂和欺壓的事」來形容香港的狀況,一點也不為過。

【二】

雖說「世事如棋局局新」,但很多時候,歷史仍會在我們意想不到的時候重演。在這近三個月來,在香港發生的事,與先知阿摩司所眼見的,悲劇性地不謀而合。從四月底起,直到特首宣佈撤回條例修訂當天為止,香港被一場又一場的群眾活動所震撼。歸根究柢,當權者的作為(或不作為)應該是主要的因素:強硬地推行「送中」條例;藉發出「反對通知書」剝奪集會自由;藉打壓商業機構的高層,以「借刀殺人」的手法來剝奪屬下員工的言論自由;把和平示威者所表達的訴求和聲音置若罔聞,間接地把示威者推向暴力。
最令香港市民感到既恐懼又憤怒的,是警察執法的手法:不止濫捕和「濫暴」,更是謊話連篇,連律政司的檢察人員也感到不滿,發出內部電郵,警告這樣會損害香港(僅餘而且脆弱)的法治。大律師公會就此發出公開信,列出了警隊所犯的「七宗罪」。亦有外媒文章,內容評論為何香港的警隊,會從一支傲視亞洲的紀律部隊,變成被全港市民所唾棄的「無紀律部隊」(Suzanne Sataline, “From Asia’s Finest to Hong Kong’s Most Hated,” The Atlantic, Sept 1, 2019. https://www.theatlantic.com/ international/archive)。文中羅列了不同的事例,形容警隊的執法是野蠻的及殘暴的,幾近報復和鬥氣(vindictiveness)。本來7.21元朗白衣人肆意毆打路人,整個過程,沒有一個警員到場,事後政府官員只是口頭譴責,敷衍了事,已令港人氣憤難平。這還不止,8.31晚上,警察衝入港鐵車廂,不由分說,暴打無辜市民,又在近距離噴射胡椒噴劑,使港人看見,執法的警隊,竟然與黑幫毫無差別。這些行為,相信是無法追究的,因為打人的警員都是蒙頭,身上亦沒有任何委任證,根本無法識別其身份,是否真的是警察。還有,近數星期,每逢有大型示威活動,警隊都要求港鐵封站,停止某些站的服務,既能「運兵」,也令抗爭者無法迅速逃竄,但同時令無辜市民變成了「人質」,犧牲了他們的行動自由和人身安全。警隊又被形容為不人道,因為不論是在前線義務當救護的、作調停的社工及立法會議員,一律被視為「暴徒」而加以拘捕和檢控,又拖延或阻礙受傷的人送院治理,為了緝捕示威者,不惜進入醫院,阻礙醫護人員的工作,導致傷者不敢冒險到醫院求診。種種手段和行徑,至今沒有合理解釋。雖然警隊每日都有例會,向傳媒及公眾講述最新情況,其公信力卻逐日遞減。
警隊是否已成了香港的「負資產」?

【三】

大家都在問:到底發生了甚麼事,使原本深受市民尊重的警隊,現在變成「過街老鼠」般,到處被人用惡言痛罵?我們希望警隊中人,也會這樣不斷地反問自己。當香港的街頭,從本來平靜的和有秩序的,變成戰場一樣混亂,烽煙四起的時候,我們也深感困惑。為何本應維持治安的警隊,會變成比他們眼中的暴徒更暴力?答案也不難知道,因為香港的人權和自由正受到蠶蝕,人人都為自己的前途憂心,尤其是上街與警員「肉搏」的年青人。雙方都被一個政治的「擾亂和欺壓」的制度所犧牲。要有出路,必須由政府「出手」,回應訴求,使市民重新感受到自己當然擁有的權利得著尊重和保障,讓市民沒有再上街的理由和必要。要平息香港的亂,要讓警隊重新得著港人的尊重和信任,必須制止警隊的暴力執法,必須要警隊中人為自己的行為負責。我覺得警隊應該為自己對無辜者所造成的傷害道歉,並且深切反省和檢討,確保不會重蹈覆轍。

相信有肢體會問:那些在街頭進行激烈抗爭者又如何?他們肆意破壞公共設施,擲磚頭和汽油彈,堵路,使機場運作癱瘓,難道這些事不應受追究嗎?有關這方面,因情況比較複雜,容我在另文討論。

【四】

特首已經宣佈正式撤回「逃犯條例」的修訂,當然是好事,但恐怕已經來得太遲,對當前局勢起不了作用。若警隊的行為,沒有正式的調查和問責,相信香港市民,不會滿意,警隊也無法挽回聲譽。我們惟有祈求上主眷顧香港,使祂的公義和真理,在這地被高舉,惟獨如此,香港才有真正的安寧。

作者:羅慶才牧師(香港浸信會聯會會長)

Facebook : 門徒媒體
Instagram: 門徒媒體
Twitter : 門徒媒體
YouTube : 門徒頻道
—————————-
拒絕盲目跟從、堅持聖經公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