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與主偕行」核心黃衛雄 警察轉傳道 沙浸爆糾紛

0
1344

港人反暴政踏入第四個月,警隊對抗爭者濫暴濫控變本加厲,「耶教港人講地」與主偕行FB專頁,不斷發表撐港府及警暴的歪論,惹來教內狂轟。《門徒媒體》調查該專頁背景,發現管理者多達6人,其中一人懷疑是經常在該專頁發表文章、前警隊高級督察、音樂宣教士黃衛雄傳道 (Ricky Wong Wai Hung)。他除了管理與主偕行FB專頁外,還有一個名為《Pastor Ricky Wong – 心靈和誠實的服侍 Serving God in Spirit and in Truth》專頁,透過後者爆料沙田浸信會事奉時遭受欺壓的黑幕,牽涉人物包括朱世平牧師、蘇家輝牧師及該堂前同工陳健威牧師等。

(門徒事工急需事奉人手,閱讀下文前,煩請先進入,登記您可以事奉的崗位,多謝合作!)

《門徒媒體》記者翻查與主偕行FB專頁的「專頁透明度 (Page Transparency)」區塊部份,揭發這專頁一共有6名管理員,5名管理員在香港,1位在烏茲別克。該專頁經常出現署名「小僕衛雄」的文章,而文章來自其個人fb專頁 (Ricky Wong Wai Hung),另一方面,黃衛雄還有一個名為《Pastor Ricky Wong – 心靈和誠實的服侍 Serving God in Spirit and in Truth》專頁發表信仰個人文章,更在上年12月6日發表名為「沙田浸信會黑幕斷腸歌《衛雄傳道血與淚~當代約伯記》」,聲稱自己單方面被沙田浸信會逼迫、排擠導致離職。

該篇文章開首以「點解你哋可以當年逼我走」透露當中原委,他指控朱世平主任牧師「由2014年頭開始,你朱世平牧師對我沙浸《崇拜聖樂事工》一日一小投訴、三日一大投訴」,然後控訴2015年開始朱世平主任牧師不容許他講道。其後稱沙田浸信會是因為他曾經是警官「正直到Money、Power、Sex 不能收買」,所以要逼走他。他又指控蘇家輝牧師、前同工陳健威牧師「2015及2016年兩次來我(衛雄傳道)辦公室叫我辭職,想勸退我;蘇家輝主任牧師2015年Appraisal 要我全年要有100個學生,每人要收$1000」。第二段則指控被執事抹黑家暴,指控「朱世平牧師要求同工排擠他,被逼到我抑鬱,認為黑社會比沙田浸信會更有道義」,第三段指沙田浸信會肥上瘦下,剝削基層同工。文章進一步控訴沙田浸信會想他自殺,「當年你地班人逼到我想在都會廣場21樓跳樓自殺」。其後文章下半段指控沙田浸信會於黃衛雄傳道離開沙浸依然打壓他,最後他要求沙田浸信會召開聽證會。

黃衛雄傳道現時為音樂宣教士,曾於沙田浸信會負責崇拜及聖樂事工,同時擔任沙田浸信會欣樂崇拜聖樂學院院長一職,之前曾加入警隊擔任高級督察。

黃衛雄傳道個人資料,顯示其前高級督察身份:

與主偕行FB專頁「專頁透明度 (Page Transparency)」區塊部份:

《衛雄傳道血與淚~當代約伯記》文章截圖:

《衛雄傳道血與淚~當代約伯記》原文:
「沙田浸信會黑幕斷腸歌《衛雄傳道血與淚~當代約伯記》
點解你哋可以當年逼我走,包括:由2014年頭開始,你朱世平牧師對我沙浸《崇拜聖樂事工》一日一小投訴、三日一大投訴;主任牧師2014年中安排2015年唔俾我再講道(本來2013年一年有四次在座堂講5堂,我懷疑因為我是一名前警官,正直到Money、Power、Sex 不能收買,便要逼走我,下文會提到);陳健威牧師2015及2016年兩次來我辦公室叫我辭職,想勸退我;蘇家輝主任牧師2015年Appraisal 要我全年要有100個學生,每人要收$1000,感恩我好像跑數的勉強達標;但2016年更變本加厲,全年要我揾Net Profit 30萬返嚟,係港幣,唔係日円,做生意嗎?現在是保險從業員要跑數?Mission Impossible!!

2015年揾容玉儀執事在弟兄姊妹面前無中生有抹黑我話我家暴,打老婆 ,話我癲咗; 你朱世平叫同工唔好啋我,邊緣化我;你哋連我太太都唔放過,揾人邊緣化佢,吳慧玲牧師玩針對唔俾佢返沙浸崇拜免費做司琴幫手。。。。逼到我「抑鬱」;我太太幾乎離我而去,2016年2月我正接受治療,醫生同我講話沙浸執事會fax 咗一封信給他要求佢寫報告告知執事會我不適宜做傳道人,醫生叫我小心沙浸呢班人,重話未見過咁嘅教會;蘇家輝喺我2016年病最艱難時,在我要求「抑鬱」不能講道請況下逼我8月講六堂道,當時那種無助、恐懼、缺乏信心、徬徨令我幾乎想自殺,最終上帝讓我敖過六堂證道;在我要求2017年身體狀況改善情況下表示想講道,蘇卻拒絕安排,重有。。。。我終於2017年4月俾你地逼走!當時乜都無哂,無健康、無工作、無收入、無太太,因要回娘家暫住,可以話跟約伯一樣,現在康復得八八九九,依家你朱世平牧師欺淩我這個「抑鬱症」康復者(下圖),你地又週圍同其他教會講話我儍咗、癲咗,唔好俾我服事,叫人FB block 咗我,你地做乜?主耶穌不是教導愛神愛人嗎?你地D行徑連非信徒都做唔出,黑社會比你地有道義,依家俾人爆大鑊話你地揾水,你地心知肚明啦!

作為傳道人不應多談工價,但為了低級同工們,我一定要說,我當年2012年7月入職扣除MPF 和十一奉獻只有$17000-HKD一個月,比一個初入職最低級警員、一個貨車司機都不如,還要養母親,只能不孝地給母親$2000-HKD一個月,由於收入有限,只能租住實用面積只有284平方呎的沙田第一城約$10000月租的狹小單位,家裡水、電、媒,平均$1500-HKD 已經是夏天晚上只敢開風扇,剩下$3500-HKD,怎樣兩個人也要用手機、坐車上班(有時要去馬鞍山堂、座堂、沙田圍堂帶領聚會和出崇拜),只有約$3000元兩個人用,連自己喜歡看的英超也沒有能力安裝$238元的NOW Sports,但不要忘記你們肥上瘦下,基乎每個Key Post 的教牧同工都有車有樓,有些兒女更在國際學校唸書,我想問你們的財富與官職收入不相稱,心照吧!我在2017年4月離職時已在這服事了5年,月薪扣除一切,也只得$22000-HKD,但住屋月租已去到$14000-HKD了,我倆根本在香港完全生存不了,何況比我低級的同工,據我所知,有些甚至只有幾千元人工,所以辦公桌上常放滿杯麵,每天早餐幾乎天天吃麥當奴,你們這班執事不是不知情的,我也向HR 執事委員會召集人容玉儀執事和蘇家輝主任牧師反映多次,不加我人工不要緊,但要加他們吧!但你們這班人有反應嗎?每次都敷衍我了事。

之後有一位愛神愛人的執事,上帝僕人張偉聰(Ronnie)為他們爭取”能生存”而已的工資,某大正執事卻說若他們真的幾千元人工生存不了,已經離開九世了!此等涼薄的說話竟出自一位資深執事!!這幾個月你們卻用同一手段把他抹黑成「搞事君」,甚至發聲明追殺他、侮辱他、欺凌他,你們連人也不如,上帝一定不放過你們。

另外,太太台灣人學歷又不被承認,被封殺,教會連最低級幾千元月薪的事工幹事都不肯請她,每個月家庭入不敷出,向元老級執事反映,一副愛莫能助的態度,涼薄到關懷也欠奉,但靠著上帝的恩典,我堅拒同流合污,正直不苛,任何金錢、厚職等名利誘惑均一一拒絕(當時作Director of Worship and Music 人工故意如此低,現在回頭看很大可能是黑社會其中一項手段~部署挾我要我作不應作的勾當吧!),所以你地要踢走我這個「行耶和華眼中看為正」的過氣警察被呼召作上帝的僕人,甚至想我死。

離開時有些弟兄姊妹不單剝花生,不屑一顧,而且有些更踩多一腳,幸災樂禍,4千多人教會會關心我的人五隻手指數了有剩。愛?弟兄姊妹?在這裡只是掛在口邊的口號,因為大部份教導、牧養幾乎等如零,因教牧的Appraisal 就是要求爆組、帶更多人返教會的跑數如保險從業員,大家都明,人多就會奉獻多,Money! Money! Money! 所以不會管大部份信徒聖經知識敷淺,思想是否世俗,實踐信仰的人不是沒有,只是很少數吧了!這裡仿如會所,好好招待會員的俱樂部而已,也許可說只是一盤生意。

我離開後本來得上帝看顧和恩典已放低所有傷害和悲痛,並且也漸康復,點解依家你地又來逼我?還週圍叫其他教會唔好揾我事奉,想我在基督教界消失,你地係乜野神棍?比黑社會更黑,呃人要呃幾耐?連我未信嘅屋企人都睇你地唔過眼,呢D就係信耶穌的人的見證嗎?

當年你地班人逼到我想在都會廣場21樓跳樓自殺,上帝現要興起人報應你哋,追討你們流無辜人血的罪,而且這間教會需要顛覆成為一間信道行道的人建立的教會。誠心所願

以上所說全部事實,並無虛言,請沙田浸信會召開緊急聽證會,好讓找以上所有人跟我對質,我會提出證據和證人,而且會有更多沙浸黑幕披露,讓三一上帝主持公道,把惡人、黑社會、騙子、無赖、神棍、假冒為善的人等繩之以法。

備注:三一上帝,不要因為我而展開懲處,其實重有好多我所愛的受害者。而1989年我開始眼見在沙浸所愛的那些弟兄姊妹和同工來,也眼見他們被逼走,離開😭,求主祢憐憫他們,奉主耶穌名求。誠心所願」

(歡迎轉載報導,請註明出自基督教《門徒媒體》)

Facebook : 門徒媒體
Instagram: 門徒媒體
Twitter : 門徒媒體
YouTube : 門徒頻道
—————————-
拒絕盲目跟從、堅持聖經公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