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染大三巴 澳門天主聖名之城早滅亡

0
1031


近日社交網站流傳一張相片,澳門名勝及歷史古蹟大三巴牌坊上,投影着大陸旗幟、徽章及相關標語,相關評論和留言一面倒劣評,內容不乏「侮辱天主教或上主」、「血染大三巴」、「火燒聖保祿教堂」等。這是澳門旅遊局為慶祝中國大陸政府成立七十周年舉行的特別紀念活動。

(門徒事工急需事奉人手,閱讀下文前,煩請先進入,登記您可以事奉的崗位,多謝合作!)

其實,「光影大三巴」這個活動,十年前已經開始,相關類似的藝術文化,在外國亦十分流行,是澳門文化局在藝術節其中一個環節,以光影投射技術,在大三巴牌坊前壁上,展示各種光影圖案,獲得社會各界和旅客的好評;其後旅遊局正式籌辦澳門光影節,並將其定為每年的常規活動,的確受到不同人士的歡迎。

而是次事件的問題,其實在於美學性、宗教和社會主義政權的對立,也是公關宣傳的失敗,和過於赤裸裸。市民或部分信徒,感嘆這個擁有四百多年歷史的聖保祿大教堂遺址,大三巴牌坊除了是澳門標誌性建築物之一,也是昔日羅馬天主教在亞洲傳教的象徵,作為葡萄牙政權及文化在澳門歷史的見證,今天經過時代更替,已經成為功利主義下的佈景板,為其背書及宣傳。從宗教、歷史和文化角度,的確具有一絲諷刺的意味。

從自身的立場,這種涉及社會主義政治背景的活動,實在不應該在作為宗教建築的大三巴佈景上舉行。其實在過去的光影活動中,大三巴亦曾經投射廟宇或其它宗教建築的圖片,筆者亦不太鼓勵。

身為宗教人士,筆者關注教徒和神職人員的辨別。數年前,自從前任主教黎氏榮休,新任主教和其團隊,為澳門天主教帶來翻天覆地改變;包括宗教禮儀的崇高、建築設計或服飾的華麗、教團的管理制度、生意或行政公關的宣傳、教育團體經營方式。作為澳門人,其信仰見證,實在令筆者明辨自身作為基督教教牧的方向,深刻明白五百多年前宗教改革者的決心。「天主聖名之城」早已滅亡,沉醉在昔日國教和復興的夢幻中,澳門宗教只是一枚維穩棋子,是次光影大三巴事件,背後所帶來的價值觀,正是反映着部份人士的未來,這是咎由自取,也是自甘墮落⋯⋯

作者:梁君培牧師

Facebook : 門徒媒體
Instagram: 門徒媒體
Twitter : 門徒媒體
YouTube : 門徒頻道
—————————-
拒絕盲目跟從、堅持聖經公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