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子站追思會發言:你願意代義士繼續走抗爭之路嗎?

0
229


各位,今晚這個追思會,由我們「門徒事工」發起,是以基督新教儀式進行。追思會與安息禮拜有分別,追思會所哀悼的對象,不分任何宗教信仰,我們在此奉上帝之名,懷念離世之人、安慰其親朋戚友。所以,在場的各位,不論任何宗教信仰,都歡迎觀禮。

「門徒事工」是一個基督徒組織,今晚重陽節,我們選擇於港鐵太子站這地點,以基督新教儀式,舉行一個公開追思會,主要有幾個原因:

第一,我們悼念自從6月以來,跳樓自殺、以死控訴林鄭月娥政權的九位年青人,包括梁凌杰、盧曉欣、鄔幸恩、范遠聰、郭先生(Calvin)、麥小姐、梅先生、姬先生、何小姐。我們祈求他們安息、安慰其家人得到平安。

第二,我們哀悼由匿名消防員證實、831當晚在太子站失蹤的三位紅色重傷者;他們失蹤超過一個月,音訊全無,相信已經兇多吉少。雖然我們不知道他們的真正名字與身份,但知曉萬事的上帝知道。我們在此一起表達悲痛、傷心,祈求上帝彰顯真相及公義、懲罰行兇者!

第三,我們悼念自從六月以來,一批離奇死亡的港人,警方聲稱全部都是無可疑的自殺個案,但我們認為相當有可疑——跳樓,竟然無聲?跳海,竟然膠紙封口、雙手被綑綁、上岸後不斷流血?我們祈求上帝,為死者伸寃、彰顯真相、懲罰行兇者!

第四,為所有在抗爭之中受傷的港人,我們向上帝祈禱,包括上周二荃灣中槍的曾同學,以及上周五元朗中槍的14歲少年,祝願所有人早日康復!

第五,祈求上帝記念每位在生的港人,親自安慰、抹乾我們的眼淚;亦添加力量予我們,在這段黑暗日子之中,有從神而來的勇氣和智慧,繼續抗爭,可以行過這段死蔭幽谷。

以下這段說話,我一直想講,可能會令在場朋友感到扎心,但我希望大家能夠聽完——究竟是誰害死上述死難者?表面上,當然是凶殘暴虐的港共政權,以及一班亂開槍、亂打人的黑警,然而,我認為,真正害死他們的,其實是我地,每位在場的港人!

過去廿二年來,我們對於暴政摧殘香港的種種惡行,視若無睹、吞聲啞忍,結果縱容這個政權變本加厲,不斷作惡,由大白象工程、推行國民教育、剥奪港人雙普選、DQ議會參選人以及當選者、取締港獨政黨、一地兩檢、一萬億人工島、修訂逃犯引渡條例、剥奪遊行示威自由、新屋嶺、引用緊急法立蒙面法、對市民狂開催淚彈、橡膠子彈、布袋彈、海棉彈,甚至真槍實彈!

結果,香港一步步墜落,墜落到令年青人看不見未來、看不見希望。為何梁凌杰、鄔幸恩等九人結束自己年輕的生命?因為絕望!鄔幸恩,Zhita,今年只是29歲,還有一位未婚夫。她在Facebook的遺言是「香港,加油。我希望可以看到你們的勝利。七一我去不了,其實真的絕望透了。所有的事情也讓我覺得沒有明天……累了,不想再為明天努力……我是會被社會淘汰的花枝,漂流在河上,而不是在樹上盛開的繁花。」

大家感受到字裡行間的絕望嗎?每個字都灰心喪氣。但大家知道嗎?Zhita其實是一位有愛心、樂觀的女仔?我們「門徒事工」有位同工,是Zhita教育大學的同學。據她形容,大學時代的Zhita性格樂觀,樂於助人,同學功課有問題,都會幫助;故此新聞報導後,一班舊同學完全想像不到,如此年輕樂觀的Zhita,竟然會自殺。

各位,香港今天已淪落至一個敗壞地步,絕望得令樂觀的年輕人要死、或是Full Gear走上街頭,冒著槍林彈雨抗爭,罪魁禍首當然是這個暴政。但請我們撫心自問:過去廿二年,為香港做了多少事?有否竭盡全力阻止暴政惡行?今日,我們為死者悼思追思,但對於仍在生、留在街頭的年輕人,你願意付出什麼?犧牲義士們再沒有機會說的話,你願意代他們站出來講嗎?他們再沒辦法走上街頭,你願意代他們走完這條抗爭之路嗎?他們沒有機會見到六大訴求達成,你願意代他們成功爭取嗎?他們永遠見不到一個充滿希望的香港,你願意代他們實現嗎?

請大家記得今天的承諾,因為作為基督徒,我們相信人死後有靈魂,所以有朝一日,你會有機會見到梁凌杰、盧曉欣、鄔幸恩等,屆時,你會對他們說什麼?

香港人,反抗!

作者:Howie Yeung

Facebook : 門徒媒體
Instagram: 門徒媒體
Twitter : 門徒媒體
YouTube : 門徒頻道
—————————-
拒絕盲目跟從、堅持聖經公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