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仁天皇即位 掀政教分離爭議

0
249

德仁天皇周二正式舉行「即位禮正殿之儀」,時隔三十年,日本再次舉行皇位繼承活動,即位之禮,是極為重要的儀式,與歐洲君主國家的基督宗教加冕典禮不同,5月1日「劍璽等承繼之儀」,僅僅是即位禮儀第一個環節,正式開啟令和時代後,剛剛舉行的即位之禮,為所有禮儀的最高峰,是日本一連串國家國事,最高級的皇室禮儀。即位禮後,天皇又會主持大嘗祭,來祈願五穀豐收。

(門徒事工急需事奉人手,閱讀下文前,煩請先進入,登記您可以事奉的崗位,多謝合作!)

天皇,是日本的君主,為當今世界唯一使用皇帝名號的國家元首,世界上現存歷史傳承最悠久的皇族帝系,從第一代神武天皇(公元前660年)至今已有一百二十六任、具有二千六百多年之久的傳承。在神道教信仰中,天皇為天照大神的後裔,天皇亦為神道教的最高祭司,故具有神性,由此天皇與皇族在日本古代被認為是超乎普通人的存在,被稱為「現神人」,至今他們亦並非一般的日本國民,沒有戶籍等公民權利。

「即位禮正殿之儀」是天皇正式向日本國民和全世界宣告登基的儀式,在當日的儀式中,天皇和皇后先到宮中三殿舉行即位禮,在賢所大前之儀中向天照大神稟告即位,天皇身穿神道教神事祭祀儀式的純白色束帶,進行禮拜,宣讀御告文。皇后身着白色十二單,接着歷代天皇和皇族會到四方天地諸神殿前向祖先稟告繼位,並舉行即位禮,同時三神器之中的八尺之鏡,也會在這個時候登場,接着才往正殿舉行即位禮正殿之儀,各國元首和嘉賓在外方觀禮。當日筆者亦如同日本國民般,於電視機前見證歷史一刻。

儀式準時於香港時間周二中午12時正,在皇居正殿松之間舉行,原先滂沱大雨的天氣開始放晴,東京上空更出現彩虹,威儀物奉持者和衛門手持弓箭等傳統兵器,因天氣關係,並沒有在皇居中庭前就坐,但仍然陳設旛旗。隨後天皇與皇后,皇嗣、親王等皇族,侍者、女官分別進場,天皇身穿黃櫨染御袍;皇后身穿十二單,分別入坐高御座與御帳台。其中三神器全都在天皇的高御座內擺放,由於只有天皇即位時才能一次過看到三神器,所以是非常難得的機會。當樂器鉦聲響起,以中庭之鐘的鐘聲為號,觀禮者全體起立,高御座與御帳台帳幕由侍者女官拉開,天皇手持笏,接過告文,向日本全體國民宣讀即位宣言,內閣總理大臣安倍晉三走到高御座的正面後,天皇發表講話。隨後安倍首相宣讀祝詞,代表國民參拜並恭祝天皇,帶領列席大臣三呼萬歲。同時,陸上自衛隊將在皇居的北之丸公園鳴放禮炮。原本儀式結束後,天皇皇后乘坐敞篷車在東京內巡遊,接受民眾的祝福。但因為日本政府需要應對颱風海貝思的災情和當日的天氣,慶祝遊行活動延期至1110日舉行。最後晚上舉行饗宴之儀的官方晚餐會,招待外國元首和特使。德仁天皇雖然已即位,但在傳統上還是被視為半帝,因為還要等到11月舉行大嘗祭後,新任天皇的身份才算完整。

在公元七世紀前,古代天皇(大王)的即位儀禮其實十分簡單,在新任天皇即位時,宣讀壽詞,向天照大神稟告君主的繼立,然後由大臣或宰相向天皇獻上象徵神權三神器之一的八咫鏡與天叢雲劍,即位儀式就大功告成了。

但從六世末開始,即位儀也變得更儀式和漢化。從桓武天皇在公元781年即位開始,因桓武天皇接受其父光仁天皇的禪讓,即位的儀式被確立成踐祚式與即位式這兩個部分。踐祚又存在諒暗和受禪;諒暗踐祚為前任天皇逝世,新天皇需要為先皇帶孝一年才可以舉行自己的即位式。而受禪踐祚將在前任天皇發佈讓位宣言之後,先舉行讓國之儀,然後再舉行踐祚之儀。

在平安時代前期,天皇的即位大部份儀式都模仿了大唐皇帝的登基大典。新任天皇頭戴冕冠身穿袞服,在太極殿中央的高御座上面南面;即使近代孝明天皇的即位式上所穿着的依然是唐式的冕冠和袞服。鎌倉時代後,隨着天皇與朝廷的衰落,即位式也作出了一系列改變。其中大極殿(平安神宮外拜殿)自從安元大火中被徹底燒毀後就再未能重建,天皇的即位式也改在京都皇居的紫宸殿舉行,直到近現代的昭和天皇即位時也是如此。筆者就曾經參訪現時仍然由宮內聽管轄的京都皇居的紫宸殿和著名歷史勝地平安神宮,感受歷史的傳統見識學習。

明治維新後,日本進入西化的道路。回顧近代的天皇即位禮,不得不提及近現代的明治天皇。其即位儀式是在新舊交替的動盪時代中舉行,其中很多儀式都是當時創新,並非十分完整,儘管如此,近代天皇的即位禮儀基本流程也在那一次的儀式中被確認下來,隨明治時代時《皇室典範》的頒布,即位禮也正式成為了近代日本國家典禮的一部分。接下來大正天皇和昭和天皇的即位儀式均按照這套禮儀來執行,特別是二戰後新的皇室典範中除了廢除了一些象徵君權神授的象徵物,以及確立東京皇居而非京都皇宮紫宸殿為舉行地點的相關條例修訂外,即位式禮基本上得到了延續。但根據舊皇室典範規定,天皇的即位及相關儀式只能夠在先皇駕崩後舉行,這也在新皇室典範中被傳承。現時前任天皇眀仁上皇仍然在世,所以是次即位禮也是近代天皇制度確立以來的首次特列。

昔日明仁上皇繼位時因昭和天皇去世,日本全國都在進行守國喪和行為自肅,社會氣氛停止一切公眾娛樂活動,當時即位禮的重要儀式等到隔年平成二年的國喪結束後才舉行。對比這次能在令和元年舉行所有禮儀,這種歡樂的氣氛實在與過去完全不相同。

在宗教界,日本部份基督教宗派和羅馬天主教人士認為,天皇即位的一系列儀式具有神道教背景,違反了憲法規定的政教分離原則和涉及偶像崇拜。筆者始終有感,「於時初春令月,氣淑風和,梅披鏡前之粉,蘭薰珮後之香。《萬葉集.卷五.梅花歌卅二首.並序》」,但願在日本社會人與人的關係能真正發展「文化在人們相互貼近的美麗心靈中誕生並茁壯成長」的令和意涵。衷心祝願日本在天皇陛下的領導下,國家繁盛,欣欣向榮;突破平成時代遺留的通貨膨脹、人口老化及外部貿易爭端的三大挑戰。

德仁本年四十九歲,也許未必如同昭和年號總共使用六十四年,但也可能追到其父親平成年號三十一年的長度,這是時代的開始。作為基督徒,讀者亦應一同見證,並鼓勵令和時代的新一代日本基督信徒。

作者:梁君培牧師

Facebook : 門徒媒體
Instagram: 門徒媒體
Twitter : 門徒媒體
YouTube : 門徒頻道
—————————-
拒絕盲目跟從、堅持聖經公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