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澳門教牧看香港:教會覺悟的信仰倍增法

0
323

一年即將終結,回顧過去。由雨傘革命開始,筆者便開始伴隨着香港成長。過去半年的反修例運動至時代革命,這一切打開了香港社運和政治環境的新一頁。

(門徒事工急需事奉人手,閱讀下文前,煩請先進入,登記您可以事奉的崗位,多謝合作!)

基督信仰本質上不能脫離政治,而政治處身於教會是無可避免的。目前,香港教會在信仰與政治中引發了二元論,反正映了基督徒將信仰和政治區分,而大部分教會卻有意或無意並不抓緊政教分離的真正意涵,令香港教會處身於不同的政治勢力中,亦被不同的政治立場所瓜分。教會,從來都是製造共同意識的集團,然而信徒活在教會的社會神學下,基督徒從中建立了宗教生活的模式。

以大公派系為首的黃絲圈子中,一方面找到關懷社會的實踐,不同界別的參與者也找到平台和共同體發聲;對社會提出反對聲音似乎貼地,但唯一不能批評和質疑的正是這種的意識形態。以基要派系為首的香港教會,仍然是權威結構所組成的宗教生活,靠着權威形成秩序,完善他們的舒適圈生活並傾向封閉保守。與此同時靈恩派希望取得基督教的話語權,建立其權力系統,但山頭主義遠比其它派系來得嚴重,所以各持份者比各持份者更多的賣力。然而異見人士,彷彿只能走到上述派系。

宗教與政治不該混為一談這概念常與政教分離混淆。宗教與政治本就無法分離,一般而言華人教會的基督徒對政治的認識太過簡化,欠缺整全,就本質而言基督信仰與教會就是政治,基督徒也常常忽略了耶穌基督在生命中所蘊含的各項政治意涵。在現今,普世教會光譜中任何主張都無法避免政治滲透教會,正如無論主張保守主義還是解放神學、左翼還是右翼,政治都有辦法滲入教會。筆者認為香港教會被政治瓜分因為她心理有問題和肢體受傷,疾病使她無法委身於元首主耶穌基督。與此同時華人教會過分崇尚中央集權制度,當中有沉默者和異見人士,然而大部份的只是無法分辨,因此只好順從權威。

華人教會常強調講道、讀經祈禱、小組,培靈會,就是避免提及一個事實-信徒的思辨和自我批判。老生常談,學會智慧是很實用的題目,應該比任何造就來得更背十字架,然而這個課題的成就,卻又使教會的存亡成為動搖。也許讀者以為基督信仰講求大愛,福音拯救所有人,不足是需要包容的,在一切事項中只有罪惡才最嚴重,但筆者認為自身不足所需要的是自知之明。宗教團體不會揭穿也不敢說出真相得罪不足的人,只會得罪罪人,是因為教會需要不同特定的模式經營。活在真相中是對事實的追求,願意接受真相的人並不多,筆者認為很多香港基督徒以不同的形式拒絕真相。

在教會二千多年的歷史中,為何政權與教會的關係總是千絲萬縷?因為它具有集結的能力,社會主義背景政權普遍反對和取替教會,一來是無神論與有神論的對立,而且她具有無法控制的聚集性。同樣部份西方國家歡迎天主教東正教的大主教或基督教的牧師為總統祈禱,國家元首或王室人員亦會出席彌撒或崇拜,這並非歷史關係或出於宗教信仰上虔誠,而是代表着這鼓勢力可以被利用。

耶穌基督呼召信徒不是去活,而是捨棄自身背起十字架;聖靈保惠師所建立的教會不是使她更彰顯勢力以至影響社會,而是讓她死去結出子粒,轉化為基督徒的覺悟。香港教會必須反省中央集權的制度,筆者現時牧會的教會或機構組織並不崇尚可見的大型聚會。其實,為何基督教教會常以集會模式運行?筆者認為在於信徒標記、團契、傳教的三大因素,常言道讓教會成為教會,所以要使教會成為水,至少要做到沒有大台、無固定會友和保存基督信仰。但願聖道聖禮的施展可能在於一些同好會或讀書小組,這是不需共時性的崇拜;信仰需要的是實踐,經過篩選下來的信徒在孤獨和受苦過程中,更能完善基督信仰的原生性,從中成為基督的身體與上主建立個人關係,讓教會和基督信仰再度有價值起來。

新的一年,對於香港未來新一代基督徒的信仰面貌,筆者相信將會多姿多彩。基督教的神學理念相信信徒有祭司的職份,但願香港基督徒拒絕單向的權力結構,也但願讀者活出「入世」和「出世」的共同關係,繼續堅守政治理念的指望並毫不動搖。

作者:梁君培牧師

Facebook : 門徒媒體
Instagram: 門徒媒體
Twitter : 門徒媒體
YouTube : 門徒頻道
—————————-
拒絕盲目跟從、堅持聖經公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