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年有多,做夠捉鬼天師未?

0
139


元旦晚上,有遊行群眾懷疑兩個市民是警察臥底(鬼),將之包圍,一輪爭執之後,他們除下口罩、給記者看自己的社交帳號、打開背包展示行裝,以證自己清白才能閃人。另一單不肯定是獨立事件,還是同一件事。引起群眾捉鬼的原因,竟然是因為看到對方配戴大耳機。最後有大學生表示,耳機人是自己的中學老師,因為耳患所以戴助聽器。群眾捉鬼不成,反變篤魁。你們知道教育局已經要清算中小學老師,又有藍絲家長,做老師要去遊行,本來就已經要低調。現在不能低調了,相片和訊息已經廣傳,麻煩很快就會找上門。

(門徒事工急需事奉人手,閱讀下文前,煩請先進入,登記您可以事奉的崗位,多謝合作!)

罪孽,當然是罪孽。

半年以來,群眾捉鬼樂此不彼,依然故我的多,反省的少。6月時抗爭者見全港百萬人遊行之後消極等死,然後就組織衝擊。當時也有人說他們是鬼,破壞百萬人和平遊行的畫面。之後71衝入立法會,都一樣說是鬼。屠龍小隊有記認,又說是警察,搞到對方要現身,透過民間記者會斥責捉鬼風氣;元旦遊行之後,又有一個小隊說要退出。即使對改變香港有多大熱情,看到這樣的群眾,心灰意冷才是人性。只能說警察一開始派人去扮示威者,是他們極少數成功的策略之一。警察扮臥底混入示威人群乘機抓人,無礙大勢,卻引起群眾之間猜忌和過敏。

但傷風感冒只是表徵,病的根源還是自身抵抗力低。「和理非」熱衷捉鬼,熱衷將衝突一律視為警察所為,是因為他們自我中心,任何事情都要抓一把,說明自己有貢獻。明明身為一個和理非,卻連「打鬥時間」都想刷存在感。因為甚麼都做不到,就化身捉鬼天師捉這個捉那個,彌補一無功德的空虛感。應該說他們太過熱心還是過度驕傲?

那些每次遊行被打斷,就去怪罪「勇武」衝突所致的人,就是將自己的感覺置於大局之上,偏偏這些人就最喜歡叫人大局為重。要學懂大局為重的是你們呀。為何可惜遊行被打斷,遊行無法浩浩蕩蕩、和平漂亮的完成?今時今日可以強求嗎?政府只會說 Noted with thanks。但部份自我中心的和理非就覺得「自己個場」被搞衰,好像一個小器的電影明星說,這場戲本來是我獨腳戲表現,現在突然加進了另一個明星,搶了我的曝光。捉鬼風氣也是如此原理,他們明明知道是「勇武」推倒了法案、維護了香港人的尊嚴,內心卻不願承認,但由於表面不敢割席,於是便以網絡捉鬼,舒發這種「我要被注視」的隱秘慾望。

將抗爭者視為鬼、將懲罰中國同謀的店鋪和個人的,視為鬼,就是取消對方的位階,好讓自己得到獨大和「我都有貢獻」的幻覺。以上的心態,在老民主派的網台主持和政圈之中尤為常見。他們的言論,尚退守而抑衝突,不是因為真覺得,策略上A好過B,而是覺得自己的主角地位,被素人搶走,不是路線之爭,而是位置之爭,純粹因為做慣主角,而不能接受「花無百日紅」的真理。

在大時代面前,為甚麼不能謙卑一點,接受有時候自己的確無能為力,的確一無功德呢?願榮光歸香港,歸別人;不是自己的功勞就不要索取。「和勇不分」是講命運共同體,而不是讓你混水摸魚,將別人的成就當成自己的。的確沒有功勞,就安住在那種虛空。要不就進化,付出代價,否則就承認自己需要人保護、沒有能力,萬勿以為捉鬼也是貢獻,在「行動時間」,沒有「和理非」表演的時間。

捉到一隻鬼,你敢私了打死他立威?要是不敢,就算了吧。就是知道對方是警察臥底,你能做的就只能疏遠、逃走,但你不能主動出手。因為捉錯的可能一定大過捉到,捉錯冤枉好人,捉到可能令對方提早發難。反正香港的整體社會還是好人好姐善男順女,不會支持打死捉到的臥底,那對方也是髮毫無損,大家在網上恥笑一番就算,對方還是髮毫無損。昨日可能有一個老師的教席被斷送,那個自證清白的過程,也不會好受。

很多人就是這樣,付出少少,卻要多多榮光,還眼紅別人。2016年旺角騷亂,不也被說成鬼。梁天琦被說成為選票搞暴動,要破壞泛民選舉,要破壞民主運動的和平光環。事後好多人喊可憐,後悔投了7而不是6,俱往矣。到現時衝走了送中條例,對資本家和社會賢達,算是局勢粗安,便來給年輕人寫感謝狀、「多謝勇武」,潛台詞就是「你地係時候抖抖,俾返個場我地果代人」。之後又有惡法,他們又是等年輕人來送頭打救。

我很對不起,這些話很難聽,我也不會自大到覺得寫了出來就會改變到集體人性,我也是一無功德,這算是我打飛機治療自己的眼紅吧,我很眼紅無論在做甚麼邪惡的事,都覺得自己在維護民主大局,都那麼心安理得的人。打倒了年輕人的希望,在對方入獄的時候才消費一番,食到盡。警察只會講打講殺,沒有這種翻雲覆雨的權術。

作者:盧斯達(無待堂堂主)
(承蒙作者應允轉載)

Facebook : 門徒媒體
Instagram: 門徒媒體
Twitter : 門徒媒體
YouTube : 門徒頻道
—————————-
拒絕盲目跟從、堅持聖經公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