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堂陳韋安拒就「反對開香檳論」道歉 反指責批評者「冷嘲熱諷」

0
321

黑警確診染上「中國新沙士」,全城歡呼「開香檳」慶祝。「流堂」創辦人陳韋安上周五發表「反對開香檳論」,遭教內各方指出錯謬,陳韋安不僅未有反省,昨早還在個人臉書指責批評者是「教會內没有停止過的冷嘲熱諷與內鬥」。

(門徒事工急需事奉人手,閱讀下文前,煩請先進入,登記您可以事奉的崗位,多謝合作!)

香港細胞小組教會網絡召集人馬保羅牧師發帖,指出作為教牧人員,不應「太快」判斷一些人的行動對與錯,應首先「感受一下其實究竟發生緊咩事」。防暴警員確診疫症,全城FB香檳洗板,他的感受是「過去八個月嚟警暴嘅沉重、香港人身心靈嘅傷痛、無數嘅沉冤未雪、對被捕或受傷或被性侵或被殺嘅手足嘅懷念、對正義未得到伸張嘅憤恨、對囂張嘴臉嘅怒火等。」

王少勇牧師發出帖文,引使徒保羅羅馬書「伸冤在我,我必報應」的經文,以及《啟示錄》對於末世的描述,形容「飽受壓迫的上帝子民,因羔羊勝龍和獸而敬拜祂」,視為「上帝報應」,因此頌讚上帝作為:「成件事我覺得好biblical喎」。

聖法蘭西斯行動亦發帖文,提醒陳韋安「世界上沒有無緣無故的愛,也沒有無緣無故的恨」,指出黑警的所作所為,導致民眾對其「神僧鬼厭」。若「幸災樂禍」是不對,但患者亦無「可憫之處」,因自從疫情肆虐、經濟衰退下,患者「已獲發最好裝備」、「工作穩定」及「薪高糧準」,明知自己「發燒和咳嗽」,仍堅持「赴宴」,到處傳播病毒,「有甚麼地方值得同情憐憫?」

「流堂」創辦人陳韋安連續多天遭教內各方指出錯誤,唯陳並沒有反省,反而指責這是冷嘲熱諷與內鬥。陳韋安在其個人臉書發表帖文,抱怨有幾件事令心情低落,其中包括「教會內没有停止過的冷嘲熱諷與內鬥」,最後自嘲「除了令自己變得無知以外,有其他快樂的方法嗎?」

相關報導:
流堂陳韋安「反對開香檳論」遭狂轟 陳士齊批「虛僞矯情的自義」
魔警現首宗確診「新沙士」 陳韋安高銘謙暗批開香檳慶祝網民

(歡迎轉載報導,請註明出自基督教《門徒媒體》)

Facebook : 門徒媒體
Instagram: 門徒媒體
Twitter : 門徒媒體
YouTube : 門徒頻道
—————————-
拒絕盲目跟從、堅持聖經公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