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慶才牧師:難道要跟著當權者的指揮棒起舞?

0
181

感謝上主,給我有機會,繼續以會長的身份向各位問安。在一個月前的今天,對能否連任,其實不大肯定,當知道能夠繼續帶領浸聯會這家庭時,心中又是另一種滋味。聞說當日教宗本篤十六知道自己被選為教宗時,心中向上帝禱告,大意是主啊,若是你的揀選,你就要為此負責。類似的禱告,也浮現在我內心。

(門徒事工急需事奉人手,閱讀下文前,煩請先進入,登記您可以事奉的崗位,多謝合作!)

相信今次浸聯會常務的選舉,必定是史無前例。其一,今次選舉的方式有別於從前。因應「新冠肺炎」的緣故,常務的選舉改變了方式,不再是即席投票,而是各教會代表事先將選票填妥,在年會前放入投票箱中。其二,是次選舉出現了類近「拉票」的情形,反映出眾代表的參與和關心程度,超越往常,各人都十分重視這次選舉。其三,因為有眾多的「授權票」,所以投票人數之多,也是近年少見的。最後,也是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的,就是引起教內和教外各主要傳媒的關注和報導。誰會想到一個宗教團體的內部選舉,會出現在報章上,甚至是電視新聞中?

為何一個宗派的內部選舉,會引起廣泛關注?相信原因之一,是與香港在這一年內所經歷的社會事件有關。可能各媒體所關注的,是宗教團體是否因應社會大環境和氣候,會有所改變,而浸信會聯會作為主要宗派之一,其內部選舉會否成為一個測試或指標,可以揭示出教會所經歷的改變,和人心所向。我個人認為這次選舉,可說是「路線之爭」:如何本著信仰和聖經教導,回應社會的事件和轉變?我相信,今次常務選舉的參選人,都是本著對信仰的理解和執著而參與,都真心相信能夠按聖經真理帶領眾浸信教會,面向充滿挑戰的未來。若按選舉結果來判斷,期望正視社會轉變,並且積極參與的信念,獲得較多支持。

現在,已經塵埃落定,在我們面前的,就是一段艱巨的旅程。今天(五月廿三日)的香港,與五月一日的香港,已經不再相同,顯得陌生,令人不安和困惑。自五月以來,短短一個月內,香港好像踏上了一度滑坡,向下俯衝,並且看不見盡頭。香港向來是一個「物慾都市」,視「馬照跑,舞照跳」為正常,卻在眨眼間變成一隻將宰的羊,毫無掙扎之力。走上街上,人們面孔上(除了既得利益者)彷彿都寫著「絕望」兩個字。誰會想到一個存在了三十多年,本著自由發揮,嬉笑怒罵,諷刺時政(或弊)為「賣點」的電視節目,會因為警方的投訴而遭扼殺?難道香港的當權者要香港人每天都扳著臉來生活?嬉笑怒罵一向都是香港人面對時態的方式,從來沒有傷害過人,也沒有人投訴,現在沒有了。這還不止,誰會想到中央政府竟然會為一條試題而要過問香港的教育?負責教育的官員又竟然下達「不容討論」的命令!「不容討論」是怎樣的教育理論,教育模式?從未想過教育能在沒有討論下進行的。誰會想到,在「一國兩制」之下,政府官員嘴邊每天經常掛著尊重「基本法」之時,中央政府竟然二話不說,弄一個「國安法」的香港版,硬生生地套在這地生活的七百多萬人的頸項上?負責推銷的特區政府還竟然說在「國安法」下港人本已享有的自由不會改變!我們都知道,我們也知道他們都知道,這些「自由」已不再是「自由」;那不會改變的,相信是這種不是「自由」的「自由」。

這些事,令我想起《耶利米書》四23~26,覺得經文與香港的狀況,何等吻合。經文所記載的,是一個令耶利米震撼非常的異象。每一次他「觀看」時,宇宙中的一部份就消失了,整個我們熟識的大地和其上的秩序,逐漸被虛無和黑暗吞噬,最後整個宇宙重新回到混沌黑暗中。耶利米在異象中所見的,可作為香港這城市的類比。我們近日的經驗不也是這樣嗎?每當我們舉目「觀看」時,我們所熟識的「宇宙」中的一個重要部份,如兼容並蓄的社會關係,公正不阿的司法系統,中立持平的政治制度,在我們眼前瞬間消失。不錯,表面上香港仍是風采依然,但其實已經沒有生命,其「內臟」已被掏空了。

教會如何面對這個虛無的地方?當「反送中」條例所引起的社會運動在沸騰之時,有人問:教會如何牧養年青一代。但到大半年後,今天的問題是:教會如何立足這地?正如有學者指出,當教會在以為是在「行公義,好憐憫」,但當權者卻認為教會是在進行顛覆時,我們有何選擇?難道要跟著當權者的指揮棒起舞?

相信今天是我們再次細讀、嘴嚼、默想、和實踐《馬太福音》第十章的時候了,耶穌的話,提醒我們,呼召我們,今天要明確地選擇站在哪一方。耶穌的話,將會成為我們的指引,如何在巨浪滔天時,為主發光。

作者:羅慶才牧師(香港浸信會聯會會長)

(承蒙轉載「會長的話」,標題由編輯加上)

請支持《門徒媒體》事工化計劃:
轉數快:6323638
Payme:62544036
好易俾:62544036
Paypal.me/apostlesmedia
—————————-
拒絕盲目跟從、堅持聖經公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