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秉祥:七千人宣言偏頗片面離地  基督真愛必然伸張公義

0
171

「耶教HKG報」七千人上周高調發起《基督徒的福音使命與社會責任宣言》網上聯署,教訓信徒不能參與抗爭,遭教內非議。香港浸會大學應用倫理學研究中心主任羅秉祥教授,撰文逐點反駁,形容宣言「頗多誤解和偏見」,直斥「七千人」離地、片面及偏頗。

(門徒事工急需事奉人手,閱讀下文前,煩請先進入,登記您可以事奉的崗位,多謝合作!)

上年反暴政惡法抗爭期間,一群不願透露姓名身份,並以「基督徒」自稱的人士,在網上以「七千人」為名,發表多篇有關基督徒與社會、政治參與的文章,強烈批評抗爭者及支援抗爭的教牧及支持暴政。「七千人」上周一更發起《基督徒的福音使命與社會責任宣言》聯署,共十五點。香港浸會大學應用倫理學研究中心主任、宗教及哲學系教授羅秉祥,日前以「篤信必然以愛力行,真愛必然申張公義;對近期基督徒社會責任偏頗恩維的回應」為題撰文,除了首四點外,逐一回應指出其謬誤,開首已指出「之後的十一點有頗多誤解和偏見」。

羅首先直斥宣言第五點,曲解羅馬書第十三章的經文。他提出經文所指的「順服政權」並「不是對政權不吭聲」,順服政權,不是因為政權本身有「甚麼特別權威」,而是因為它是神所立的「僕役」,又指當政府順服神、賞善罰惡,社會才會穩定對人民有益,反之便「不再是神的僕役」失去其「正當性」。他強調「這段經文沒有教導我們,要默認政權每一個政策都是合理;順服政府,並不等於做順民」,他再以耶穌和施洗約翰的見證作例,指出耶穌雖然「拒絕發動叛變或革命」甚至「贊成納稅給羅馬政府」,卻直斥小希律王這當權者為「狐狸」,不停駁斥法利賽人對律法的錯誤詮譯,帶領門徒「另起爐灶」。另外,施洗約翰嚴厲批評小希律王強娶希羅底。其後羅炮轟「七千人」只引用新約,忽略舊約先知譴責政權的教導,完全漠視聖經權威。

羅再駁斥宣言第六點「斷章取義理解聖經教導」。他稱該宣言將「聖經教導」理解為「只是新約教導」,又分析聖經上有很多「白紙黑字」的教導和「沒有白紙黑字」的教導。他進一步指現今有很多「白紙黑字」的教導無跟隨 (彼此洗腳、親吻問安),「沒有白紙黑字」的教導是透過聖經倫理原則、神學、整體道德思想及價值觀推論出來。他批評華人教會容不下教友去參與遊行示威等社會運動,是「威權管治心態」、「把責任推給聖經」。

他繼而批評宣言第七點,只拋出兩段經文(加五22-23、弗四31),無任何解說,形容為「用來無差別互相勸勉,而是單向地針對與他們意見不同的信徒群體」。對於宣言第八點,羅反指「全社會都是基督徒,就能建立公義的社會嗎?當然也不行。這樣,在這個未充份得贖的世界,就不用講公義、正義嗎?」,又直指「一個社會也不能成為全然公義,但每一個社會都要朝全然公義方向邁進。拿不到一百分,不能因此自暴自棄,寧願不及格」。

對於宣言第九至十一點,羅認為福音改變人心須要時間,加上就是「基督徒之間對不少事物的認知有偏差」,這種認為只要大多數人信主便解決問題是「一個完全沒有深思熟慮的一廂情願」。所以一個相對公義的社會「是靠健全制度的確立,而不是個人生命得改革」。他以1974年的《洛桑信約》為標準,認為基督徒的「福音佈道」和「社會政治參與」是需要不分先後的同時進行,再指出耶穌教導門徒要作鹽作光是所說的「你們」就是教會的,並不是獨主分離的個別門徒,所以教會要擔起作鹽作光的責任,不能只「講福音」而無生活見證。

對於宣言第十二點,羅重申「聖經沒有白紙黑字寫著基督徒要去伸張社會公義,但正如上述,聖經教導並非只侷限在白紙黑字。」,直言「要伸張社會公義,因為社會中有不公不義的制度」。另外對於宣言第十三、十四點有關政教分離的部分,羅作出糾正「政權與教會各自獨立,在權力上互不隸屬,互不作對方的老闆」,又稱教會要保守中立,是不會助選、或呼籲信徒如何投票。教會講台的「任務永遠是教導聖經」,不做政治宣傳,但也「不應推行一個政治中立為名、良知中立為實的道德虛無主義政策」。

羅指出「七千人宣言」所陳述的乃一個「片面的」及「離地的信仰」。但真正的信仰並不離地,「正如道成肉身,真信仰必然轉化生活,真生活必然彰顯信仰。」最後,他籲信徒參考Ronald J. Sider於1993年的著作《再思福音真義:傳福音VS社會行動》,詳細了解片面和全面信仰的分別。

請支持《門徒媒體》事工化計劃:
轉數快:6323638
Payme:62544036
好易俾:62544036
Paypal.me/apostlesmedia
—————————-
拒絕盲目跟從、堅持聖經公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