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函作者真是湯漢,還是另有其人?

0
108


短短一個月內,湯漢宗座署理一連拋下三篇惹來輿論嘩然的文章——先是8月28日的「與全體教區服務的司鐸及執事共勉」家書,再來是9月8日的「幾項澄清」(針對坊間指控教區分別向神職人員、正委及學校施壓的澄清),加上這篇於9月21日撰寫的《與教會保持共融》牧函。但三篇文章卻透現出兩種風格——除了「澄清」那篇較為客觀外,另外兩篇卻是措辭強硬,與湯樞機一向的文章風格迴異。

(門徒事工急需事奉人手,閱讀下文前,煩請先進入,登記您可以事奉的崗位,多謝合作!)

本人之前於平台分享的《家書?抑或禁言訓示》一文概述了對湯樞機那篇家書既要求神長作先知角色又不要傳達講道者個人觀點的疑惑,故在此不贅。

細閱今篇《與教會保持共融》牧函,再次教人連連搖頭,也加深了自己的疑問:這些牧函或文章是否由他人撰寫?

其中一段「社會上某些群體,對那些在社會政治改革上與他們意見不合,或不贊同他們行為表現的人所產生的『仇恨』」,所指的群體,是向政府表達不滿的人?是721的白衣人?還是警察?如此不清不楚,有違牧函應有的清晰明確指引!

再引述一段,「不少教友的心態與部分於去年支持或反對抗爭活動的人士是一致的,他們或全部,或局部採取了以下的立場:一、於爭取社會福祉時,為求達到目的可以不擇手段,而暴力亦可以變為合理。二、一個行為只有完全對或完全錯,並不存在中間路線。

三、那些跟他們政治立場不同,或不認同他們行為的人會被公開譴責、抹黑及排斥,完全沒有對話或修和的空間。」談到「爭取社會福祉」,這處應指抗爭示威者,更暗指他們合理化暴力;但全篇卻隻字不提運動開初時多次香港人和平訴求、遊行被跋扈錯判的政府漠視的這些政治暴力,以及其後警察沿用的無上武力。

繼續細閱內容,「那些堅持上述立場的教友,在教區中造成了分化。就像現時在社交媒體上,人們對來自對立陣營的人士,常採用侮辱性和誹謗性語言」,這𥚃更將分化教區的罪名冠在「堅持上述立場的教友」身上。如果分化源於抗衡不公義,有何不可?耶穌不就是帶來分裂的那位?「你們以為我來是給地上送和平嗎?不,我告訴你們,而是送來分裂」。但說到侮辱性、誹謗性語言,行文嘲弄教友「真理霸」算嗎?利用講道誣蔑示威者的藍絲神職又是否犯上之前家書所言「傳達其個人觀點」的錯?

「我們在建設一個和平、正義與友愛的社會時,擔當著『先知』及『僕人』的雙重角色:我們要明辨『時代的徵兆』⋯⋯作為牧者,司鐸應以教會的社會訓導去啟迪教友,培養他們的良知,使他們在參與關社活動時,能夠採取平衡的方式及正確的行動;然而,過程中牧者不應在這些事上加諸任何影響」,這完全又是矛盾一例,司鐸既要培養教友良知,卻又不應在他們參與關社活動時加諸影響,界線如何劃?

「現今有一些教友聲稱有『權利』去公開挑戰牧者和教會⋯⋯ 那些傲慢地挑戰或批評教會,甚至誹謗教會領袖的教友,只會樹立惡表及引致教會分裂。」上文指牧者須擔當「僕人」,但這裡突然又來個華麗轉身,成為不容自己權威被挑戰的高高在上角色?但如此傲慢地指別人「傲慢」的這個權威,又可有善盡本份去規勸打壓人民的政權?自己從來不認為政權或組織不能被批評挑戰,更何況是以基督教誨為名,卻逐漸走上歧途的牧者和教會?「樹立惡表及引致教會分裂」又究竟是誰?若要如此「維護教會的共融」,不如棄若敝屣。

「至於那些像許多香港人一樣,對香港的未來抱着悲觀態度的教友,他們把自己的看法,建基於法治和政制改革的不明朗因素」,此言差矣!教友的悲觀失望不僅源於法治政制的不明朗,也因著牧者的緘默,甚至是他們的助紂為虐。

將宗座署理上次指向神父的家書及今次寫給教友的牧函,比較他此前文章一向略嫌溫吞、兩邊各打五十大板的寫作風格,不少教友已質疑:「這篇牧函果真出自湯樞機手筆?」

在此整理一下樞機自去年六月社會運動後一路以來的牧函,供讀者自行判斷:

*2019年11月24日將臨期牧函——
「自六月中旬以來,《逃犯條例》的修訂草案,使香港不少持不同立場的市民走上街頭遊行示威。經過多月來的發展,雖然修訂條例的草案已被撤回,但社會上不同政見人士的彼此猜疑、排斥、敵視的情況卻未有化解;在家人親友之間也會因對時局持不同意見而引起爭拗不和。教會既是社會的縮影,很多教友都感受到社會的撕裂,並承受着精神上的壓力、困擾、焦慮和抑鬱,或會心懷怨憤,甚至連信德也動搖。」

在社會衝突激化之時,樞機是向「社會上不同政見人士」進言。

*2019年12月12日聖誕牧函:《主愛的人在世享平安》——
「自二〇一九年六月政府擬修訂《逃犯條例》而觸發遊行示威以來,政府與反修例者的意見對立,其他人士亦意見紛紜,導致社會撕裂,使很多市民精神和情緒上深受創傷。趁聖誕佳節將至,我們呼籲各方停止暴力,靜心反思,謀求以人道方式解決目前僵局,為重建社會和諧,並幫助因社運而在身心靈上受到創傷者獲得治癒。

我們再次籲請政府聆聽民意,儘速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俾能找出幾次嚴重警民衝突的真相,以重建官民之間的互信,開闢交談與修好的途徑。」

留意,這封牧函𥚃,湯漢雖「呼籲各方停止暴力」,但更傾向籲請政府聆聽民意。

*2020年2月11日四旬期牧函——
「從去年六月到現在,整個香港社會都好像生活在曠野中,失去信心,感到傷心和無力。首先是『反修例』事件激發的動盪,接著是疫情擴散引起的恐慌。當試探似乎一浪接一浪壓得我們透不過氣來的時候,正是我們需要將目光轉向基督,更新我們對祂的信賴的時機。」

*2020年3月25日復活節牧函《以信望愛面對疫情》及7月29日《疫情下的家書》更只是通篇關顧疫情的發展。

所以教人大惑不解的,是直到如今新冠疫情猖獗,加上國安法推行致社會運動未如以前衝突般激烈之際,樞機卻突然於一個月內以「強勢」連發三文,未有如去年般大部份時間隱身。究其原因,是國安法的推行?是背後有強大勢力撐腰或施壓?抑或這篇牧函根本是假手於人?

今次《與教會保持共融》牧函於聖瑪竇宗徒慶日撰寫。瑪竇在福音中記述自己被耶穌召叫為徒的經過:「耶穌從那裡經過,看見一個人在關卡坐著,名叫瑪竇,就對他說:『來,跟隨我!』他就起來跟隨了耶穌。」

湯樞機或真正的牧函作者,你們跟隨的,確定是耶穌?

作者:不平嗚
誠蒙天主教信友平台允許轉載

請支持《門徒媒體》事工化計劃:
轉數快:6323638
Payme:62544036
好易俾:62544036
Paypal.me/apostlesmedia
—————————-
拒絕盲目跟從、堅持聖經公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