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堂創辦人陳韋安撰文撐「寬容論」 反駁批評者判斷不義有毛病

0
109


「流堂」創辦人、建道神學院神學系副教授陳韋安早前在臉書發表「寬容論」,引發信徒和網民狂批,上周二撰文自辯,寬容不等於寬恕,只是一種態度,然後轉移焦點至「判斷」——批評許多人判斷不義和邪惡時犯錯,包括沒有掌握真相的全部、本身立場不一定公義、標籤化對方。最後重申「這個年頭,基督徒最最需要學習的功課是寬容。對人寬容。沒有寬容,任何正義,任何堅持,任何道理,都會變得很可怕。」

(門徒事工急需事奉人手,閱讀下文前,煩請先進入,登記您可以事奉的崗位,多謝合作!)

陳韋安上周二在其「神學是粉紅色的秋」臉書專頁發文,題為《談寬容》,開首點題文章談論「寬容」(tolerant),不是寬恕(forgive),指寬容是一種態度,是人與人之間的相處之道——尤其是普通人與普通人之間。寬容不是寬恕,寬恕必然牽涉惡的問題,寬容卻不同。寬容要處理的是具體實際問題:「沒錯,我們要正義地拒絕不義與惡人,然而,身邊的這位普通人,他就是那一位『惡人』、『不義者』、『殺父仇人』、『魔鬼』嗎?」

文章續稱,面對邪惡政權、獨裁領袖等,大可理直氣壯秉行公義,揮動公義之劍。不過,關鍵的問題卻是「在社會上,尤其是人與人之間的相處中,你眼前的一位真的如你所想的邪惡嗎?你有多肯定你能判斷他為『不義』呢?因此,問題不是所謂『對邪惡寬容』,而是我們自身如何判斷『邪惡』。」他繼而宣稱,所謂「公義者」在判斷邪惡時,常犯幾個毛病,包括一、公義者沒有掌握真相的全部;二、公義者立場本身不一定公義;三、公義者把某人標籤化。

陳然後表示,目睹這情況越來越嚴重。先不説政治光譜不同的黨派,就算雙方處於同一基本陣型(編註:陣營),只要對方的做法不同,回應的程度不同,實踐路線不同,人們都會隨意「正義地」把對方看待為「不義之士」,大刀闊斧、大條道理地將公義之劍劈下。教會的同道也是如此。他痛心地問「我們真的要把對方看待為魔鬼來替天行道嗎?身邊的大部分人都配得上「不義」的稱號嗎?」

文章最後重申「這個年頭,基督徒最最需要學習的功課是寬容。對人寬容。沒有寬容,任何正義,任何堅持,任何道理,都會變得很可怕。」

《門徒公義》新一集節目將評論陳韋安「寬容論」事件,今晚9時「門徒頻道」YouTube首播。

相關報導:
[扮黃]流堂創辧人陳韋安謂「沒有寬容,任何正義都會變得很可怕」遭狂轟

請支持《門徒媒體》事工化計劃:
轉數快:6323638
Payme:62544036
好易俾:62544036
Paypal.me/apostlesmedia
—————————-
拒絕盲目跟從、堅持聖經公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