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超市阿姐便當 看李梓敬蒙著嘴說「愛國」

0
194


(一)
辛丑年立春稍稍來臨,春天本是乍暖還寒,但今年卻冷熱交迫,上周熱得恍如初夏,今周又清冷如初冬﹔忽然潮濕得讓人腰酸背痛,過兩天又如初秋般乾爽——一如香港政治氣候般變幻莫測﹗

(門徒事工急需事奉人手,閱讀下文前,煩請先進入,登記您可以事奉的崗位,多謝合作!)

竣禧在立春扶著拐杖復職。復職首天下午,就聽見建制派「蒙著嘴說愛國」,新民黨李梓敬更在街站賣力高呼「愛國者治港」。

我戴上手機耳筒,聽《蒙著嘴說愛你》,隨著「不撤不退」、「集氣再爭取」的歌聲,搭扶手電梯來到超市買便當。

「阿仔,足足半年冇見喇。哇,你隻腳做咩啊﹖」超市阿姐看見我腿上的疤痕後,愕然問道。

「係啊,我跌傷入院,上次嚟買飯,點知突然跣親。我今日先復工啊。」

「哎啊,咁唔小心啊。」說罷,阿姐在涼瓜炒蛋飯上,加添葱油雞和油菜。「要食多啲補充體力啊。」

「阿姐你真係好人,成日幫我添餸。係呢,你最近點啊﹖」

「咪又係返工咯,人手唔夠,由新年到而家我都未補假吖。」

「哇,咁慘冇得休息﹗」

「我哋做服務行業,要服務市民嘛﹗」

這句「服務市民」,讓我憶起新春假某夜遇見的清潔工。

(二)
在春意淡薄的春假,我每天在家療傷練腿。某天,稍有精神,就出門感受新年氣氛,逛逛商場。

往商場的路途上,我遇見一位清潔女工,外貌約六十歲。她微微駝背,在清理街道上的垃圾。當她經過一間餐廳,餐廳男侍應說﹕「哇,你喺新年都要掃街啊﹖」清潔阿姐沒有抱怨,反而笑著回應﹕「喺新年要做運動嘛,唔運動好易老架﹗」

我給她的笑容打動了,清潔工明明是受剝削的基層,她卻抱持樂觀的態度掃街。一如我媽媽,她在農曆新年仍在院舍照顧嚴重殘疾人士。她常說,替院友餵飯時,院友不時把飯菜吐到她的臉上,她也要替院友清潔大小異便﹔但她從沒抱怨半句,只為院友的慘況嘆息,並敦促我要感恩知足。

(三)
清潔阿姐推著手推車,漸行漸遠。我一拐拐走到某座大廈前,竟看見李梓敬拍影片,他自誇在農曆新年仍幫助弱勢社群,探訪屋邨長者。他除了派發口罩和賀年飾物,更送贈吉野家牛肉飯,並且強調﹕「喺反修例暴動期間,一啲商戶被標籤為某一種顏色,被人所謂裝修,其實係破壞。而家社會逐漸回復平靜,我哋都好值得去支持呢啲商戶﹗」

李梓敬探訪了多少戶長者家庭,我不清楚。只知道清潔阿姐忙於掃街,超市阿姐忙於餐飲雜務,她們無緣吃一口溫暖的牛肉飯。當然,她們最需要的並不是福袋和牛肉飯,而是標準工時和全民退休保障,但兩項政策均遭李梓敬強烈反對。至於我認識的佔中和反修例長者,更給李批評為「暴徒」。

看著李梓敬手握「新春敬贈愛心飯」的宣傳牌,我真想有老友記像七年前在立法會爭取全民退保的余婆婆般,向李梓敬怒斥﹕「冇我哋呢啲人捱工廠、起樓同其他設施,你有咁富貴﹖你喺個閪門爬出嚟就咁大吖」﹖

李梓敬拍片後進入大廈,我也轉身離開,到商場為媽媽和超市阿姐選購新年禮物。

(四)

「阿姐,呢份新年禮物我買咗好耐,而家補送俾你﹗。」超市阿姐把涼瓜炒蛋飯遞給我後,我把蘆薈護膚液送給她。
「哇,細佬,咁客氣啊﹗」
「你成日搬搬抬抬,多啲用呢隻蘆薈液護膚啊﹗」
「哈,細佬你真係乖喇﹗」阿姐笑得純樸慈祥。
「喂,你一陣上樓上過馬路要小心啊,你睇吓你條疤痕幾粗,再跌傷入院就麻煩喇﹗」她接過蘆薈液後,叮囑道。

去年,我骨折住院,加上武漢肺炎疫情爆發,超市一度因有確診病人光顧而暫停營業﹔當時,我很擔心阿姐的健康。現在再次跟她談天和買飯盒,我當然高興﹔只是一想到她每晚略帶倦容地包裝餸菜﹔第二朝天未亮,她就花一小時由新界往九龍上班,我也為她的作息和未來退休生活擔心,一如我擔心媽媽因年老而只能在院舍服務到年底一樣。然而,擺街站的建制派只關心「完善」香港選舉制度,卻不「完善」香港工時和退休保障,當立法會由建制派壟斷,而香港6000億儲備花在建造「明日大嶼」上,基層福利又會怎樣呢﹖

「請支持愛國者治港﹗登記做選民,選愛國賢能﹗」

我離開超市,街站宣傳依然吵得我心煩。街站前的吉野家剛結業,我見證它由人頭湧湧至生意凋零﹔也見證李梓敬由陪伴自由黨榮譽主席田北俊到山頂餐廳用膳,到為葉劉淑儀派吉野家飯。

看著這位擁有法律博士學位的天主教徒,由高呼「寧做『西門梓』,不做『西環子』」,到大喊「愛國者治港」,我「哼」了一聲,並戴耳筒聽《蒙著嘴說愛你》。頃刻,我感恩自己在基層家庭長大,吃勞工階層煮的家常便飯﹔並跟受壓迫的同伴,在冷熱交迫的立春「不撤不退」、「集氣再爭取」。

作者﹕鄭竣禧

請支持《門徒媒體》事工化計劃:
轉數快:6323638
Payme:62544036
八達通銀包:62544036
Paypal.me/apostlesmedia
—————————-
拒絕盲目跟從、堅持聖經公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