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慶才牧師告別書

0
1254


各位同道:

我與師母於四月二十日離開了香港,到達了英國,揭開了人生新一頁。

沒有想過人生到快將七十,仍要追逐異地家鄉。但人生總有變數,在適當的時候就要做當時當做的事,本是人生平常。

為甚麼選擇在這時候移民?最大的,甚至是唯一的原因是香港的改變,自由空間收緊,政府施政背離了合理和公平的原則及基礎。現時的香港已不單是「撕裂」那麼簡單,而是產生了一道由權力造成的「斷層」。自從《港區國安法》頒佈以來,自從去年七月和九月自己出現在《大公報》後,身旁就不斷有同道和關心我的朋友提醒我要早作準備。初時自己是不以為然,自問只是「小薯」,沒有人會注意到這個小人物,但看見很多主張既溫和也有建設性的社會人士,先後相繼被當局追究和監禁,就逐漸清晰自己的去向。要一個傳道人,放下教會的牧養,放下自己成長地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有點作「逃兵」的感覺,內心不無愧疚,惟有盼望上帝會按著我的軟弱,於我有憐憫,鑑察我心,按我的軟弱來審判我。

決定移民只是一刻的事,但思考和禱告就已有一段日子。我們向神祈求一些跡象作為指引,想不到這些在短期間內都一一出現,使我們覺得上帝也引導我們朝這方向行,內心也開始踏實。到我從教會牧養退休後,移民的準備也就進入最後階段。說來好笑,也有點「兒戲」,我們離港的日期竟是由家中寵物來決定,但實況確是如此,想來也許是上帝的幽默。原本以為按照寵物機位「渴市」的情況來看,能夠在四月內成行的機會實在渺茫,但竟然在以為無望時卻獲得了機會,這樣就決定了我們離港的日期。不過,較嚴肅的原因,就是香港的疫情在近兩星期似有反彈,有些到港的航班被禁,使我的危機感大大提升,恐怕這樣演變下去,很可能離港日子變得遙遙無期,打亂了已作出的部署。為免夜長夢多,於是便決定在短期內出發。因時間突然間壓縮了,使很多事都立時變得匆忙。臨行前的數天,忙得團團轉,在匆忙中,最後在港的日子,就在混沌中過去了。

要向每一位關心我的同道及肢體說聲對不起,沒有向各位完全坦白,將自己的計劃早作交代,相信大家都明白和體諒。當有移民的決心後,就在一個「吹水」場合中向聯會的常務委員表示來屆不再參選,但沒有談及移民的事。接著通知的就是我服事的教會中的同工及執事,也間接增加了他們的負擔,感謝他們為我保守祕密。抱歉沒有好好向各位說再見道別,是遺憾。另一位要致謝的,就是林海盛牧師,在聯會中只有他詳細地知道我的計劃,也獲得他的支持。

最後,在這裡附上一篇原本打算上載聯會網頁、作為話別心聲的短文,與各位分享,彼此勉勵。

羅慶才最後會長的話:靈巧馴良源自對主赤誠忠心

編註:標題由編輯所擬

(承蒙作者允准轉載,祝福羅牧師平安)

請支持《門徒媒體》事工化計劃:
轉數快:6323638
Payme:62544036
八達通銀包:62544036
Paypal.me/apostlesmedia
—————————-
拒絕盲目跟從、堅持聖經公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