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代革命》被指盜用《願榮光》 周冠威致歉澄清無要求獨家授權

0
174

2019年反送中紀錄片《時代革命》全球各地陸續公映,近日被《願榮光歸香港》創作團隊DGX指控盜用該曲。導演周冠威昨日在臉書發出澄清及公開道歉,表示是出於誤會,全無意圖「侵權」,一直願意公開道歉、願意給予版權費,希望私下解決,很遺憾DGX認為他們不夠尊重、沒有誠意,單方面將過去承諾的版權費協議作廢,並且於製作仍在虧蝕狀態下,要求更大的分成,且澄清並非要求獨家授權。

(門徒事工急需事奉人手,閱讀下文前,煩請先進入,登記您可以事奉的崗位,多謝合作!)

周冠威昨日在臉書發表【周冠威導演——澄清《願榮光歸香港》 歌曲使用權事件】聲明表示,2020年11月,《時代革命》處於剪接後期,向「黑方格BlackBlog」詢問《願榮光歸香港》MV授權,他們非常支持,並豁免任何版權費用。「黑方格BlackBlog」昨日發出的聲明,再次確認。

上年11月,《時代革命》在金馬影展放映期間,收到DGX團隊Thomas(化名)查詢、表示是《願榮光歸香港》作曲人及版權持有人,指團隊沒有被知會歌曲使用事宜。周遂向「黑方格BlackBlog」了解,始知Thomas並非「黑方格BlackBlog」的成員,才得知MV授權,並不包括《願榮光歸香港》音樂著作權。

周承認當時不夠謹慎,並不知道要再得到其他人的授權,且一直以為「黑方格BlackBlog」與《願榮光歸香港》作曲人Thomas是同一團隊,造成了誤會。對此一再向Thomas鄭重道歉,表示全無意圖「侵權」,也對DGX團隊沒有惡意,事發後也希望盡快能夠得到共識,處理版權費用問題。

11月26日,Thomas主動提出,當電影有盈利之後,他們會收取版權費3萬。周在對話訊息中答應,得到初步協議後,便交給《時代革命》團隊跟進(註1),《時代革命》團隊遂私底下與Dgxmusic及Thomas再次電郵確認協議內容。

12月9日,雙方確認版權問題達成協議(註2):
一.電影盈利後支付港幣三萬元使用費
二.在官網澄清相關版權爭議並致歉
三.在線上版本加入歌曲〈願榮光歸香港〉工作人員名單

在康城及金馬影展版本中,電影鳴謝名單只有列出「黑方格BlackBlog」,但沒有歌曲資訊。在達成協議後,《時代革命》團隊重新製作鳴謝名單,及後英國的公映版本已經列出更新版《願榮光歸香港》工作人員的資料。今年2月7日,Thomas觀看更新名單,確認正確,並且表示感謝(註3)。

《時代革命》團隊一直與律師溝通,並預計在協議達成6個月後、約6月時,待整合財務狀況後,便一次過簽訂合約並付款。3月27日,團隊突然收到Thomas電郵,指「鑑於貴團隊的票房反應,我想向貴團隊爭取一個更合理的版權使用費,希望貴團隊可以考慮,如依盈利的某個百份比,3% etc」(註4);當他們準備回覆時,Thomas翌日便在社交平台暗示周是「盜用」(註5);29日,《時代革命》團隊根據上年12月9日的協議,草擬合約內容並電郵給Thomas,對方表示內容「極度不合理」及「極度不公平」;他們強調這是一個「草擬」合約,任由DGX團隊提出任何修改。Thomas隨後聲稱「之前任何『協議』亦因沒有完成相應條件,合約而自動作廢。」(註6)

DGX方面上周日開始於不同公開平台,開名道姓指控周和《時代革命》團隊「侵權」、「不尊重」,聲稱「4個月都冇處理到」,拒絕與他們傾談合約內容。周表示,立場態度一直不變:願意給予版權費,希望私下解決,願意公開道歉;希望未來可以再有機會與Thomas商討版權安排,同時希望相關爭議只限於雙方,不要牽涉第三方,以保證各方安全。合約爭議上,合約並無要求歌曲只能供(即「獨家」)《時代革命》使用,只希望DGX授權音樂予電影,容許電影於全球發行,而DGX再次賣出歌曲版權是絕對可以的,所以指合約是要求「獨家授權」,是不符合事實。

周在結語指,在過去一星期嘗試後,很遺憾Thomas仍然認為他們不夠尊重、沒有誠意,因此單方面將過去承諾的3萬元版權費協議作廢,並且於製作仍在虧蝕狀態下,要求更大的分成。他萬分願意私下解決,甚至提高版權收費,可惜事與願違;對於爭議被公開,並且需要再三回應指控,感到非常無奈,畢竟這些爭議必會影響社群形象,也導致雙方工作受到一些損害。

他同時交代,截至現在,團隊仍在虧蝕狀態,未有獲得任何盈利。

註1


註2

註3

註4

註5

註6

請支持《門徒媒體》事工化計劃:
轉數快:6323638
Payme:62544036
八達通銀包:62544036
Paypal.me/apostlesmedia
—————————-
拒絕盲目跟從、堅持聖經公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