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主一信一洗 東西教會兩個復活節

0
295

一主一基督一復活,何解一年內有兩個復活節?
—–《門徒媒體》網媒記者速成班,馬上報名,人人做記者,真相事實由我守護!—–

東方教會和很多華文學者以為,東正教計算復活節在逾越節後,因為主基督在逾越節晚餐後被害,舊約的摩西領猶太人從為奴之地到自由的流奶與蜜之地,而基督是逾越節羔羊,如同新約的摩西領人從死亡到永生, 是舊約的預表。這重要的時間順序,普遍相信是325年,第一次大公會議訂定的,在十二世記,拜占庭學者也曾重申。雖然在神學上絕對正確,但對曆法計算略有誤解。當然,近代很多主教級數教會學者曾質疑過,第一次大公會議是否曾有此信條。

現在的問題重點是: 為何出現日期計算的差異呢?

首先我們要理解,公元30年左右,羅馬帝國耶路撒冷地是如何使用曆法的,當時羅馬帝國使用儒略曆,即基於太陽週期所計算的陽曆,同時猶太人採用以月亮週期的陰曆並用,誠然,這雙軌並存的曆法系統,搞亂了很多歷史記錄,及後在早期教會時代,教會是不需要獨立計算復活節日期, 只需跟隨猶太人的逾越節便可。

古代猶太人曆法是按照天文觀測,以色列人在春分前後,觀測到耶路撒冷出現新月的第一天, 為尼散月的第一天,尼散月第十四天便為逾越節。差異按記載,出現在第二世紀末,亞洲教會的復活節,在尼散月第十四天,但羅馬教會的復活節,在尼散月第十四日後的第一個星期日。

這時侯的問題不大,因為大家都以猶太人的逾越節為基準。真正問題出現在第二世紀末,公元135年左右,猶太人被趕出耶路撒冷,拉比們無法再以地理天文觀測形式,觀測耶路撒冷春分,於是猶太人唯有以新計算方式計算逾越節,而這新計算方式,也唯有不以耶路撒冷春分作為計算參考。在新曆法下,逾越節會有18小時至一個月的誤差,至少每三年,便約有一年的逾越節在春分之前。

於是,很多基督徒開始考慮,到底教會是否應該繼續跟隨逾越節去慶祝復活節。直至325年,第一次尼西亞大公會議,訂明在每年耶路撒冷春分滿月後的第一個星期日為復活節。以上是基督教會獨自計算復活節的開端。

當時教會以羅馬的儒略曆為曆法,直至1582年,羅馬天主教教宗貴格利十三世頒布格里曆為新曆法,而東方教會依舊使用舊曆法儒略曆。格里曆與儒略曆一樣,也是每四年在2月底置一閏日。但格里曆特別規定,除非能被400整除,所有的世紀年(能被100整除)都不設閏日;如此,每四百年,格里曆僅有97個閏年,比儒略曆減少3個閏年(例如1900年2月只有28日,而2000年2月有29日)。

到1582年時,儒略曆的春分日(3月21日),與地球公轉到春分點的實際時間,已相差10天,令到所計算的日期,與實際的春分間隔逐漸增大,因此,格里曆開始實行時,將儒略曆1582年10月4日星期四的次日,訂為格里曆1582年10月15星期五,即有10天被刪除,但原星期的週期保持不變。格里曆的紀年沿用儒略曆,當年定曆以耶穌誔生年開始起算(但考證耶穌大約是公元前4-6年出生,但曆法沿用至今),都稱為「公元」。

東方基督徒依舊使用儒略曆,理由很簡單:因為新曆法是羅馬教宗頒布的,東方教會不會跟隨。新曆法是否更準確,不在考慮之列。雖然第一次尼西亞大公會議,己盡力為東西方教會達成協議,當中包括了對太陽(春分)和月亮(滿月)的考量。但東方基督徒把月亮的不規則圓缺週期注入計算中,而出現更大浮動,也是令復活節日期無法統一原因之一。也解釋了復活節發生可能性的35天,春分後第一個滿月後的首個週日,可能是春分後兩天或後三十七天。

當然,羅馬教宗貴格里十三世頒布更準確的新曆法,對人類文明實在是進步。但教宗一鎚定音,給人予獨裁感覺,當時除了東正教外,基督新教己出現,在當時的一百九十多年來,不同德國城市以不同日期慶祝復活節,英國聖公會也抵制這改變達一百七十年之久,這是後話。

作者:壽包(東正教徒)

請支持《門徒媒體》事工化計劃:
轉數快:6323638
Payme:62544036
八達通銀包:62544036
Paypal.me/apostlesmedia
—————————-
拒絕盲目跟從、堅持聖經公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