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HWH的翻譯可以用投票決定嗎?

0
155


環球聖經公會早前就YHWH的譯法,提出「請你一起翻譯神的名字」,提供「上主」、「耶和華」和「雅威」三個譯法,歡迎公眾投票決定,大概是聖經翻譯史上首次的做法。以往數百年,當遇到這類重要的聖經翻譯問題時,負責翻譯的人員會諮詢聖經學者、教會牧者與領袖,以及翻譯學者的意見,卻從未試過以公開投票的方式諮詢。試問一下:倘若投票結果不是「耶和華」(例如「上主」的譯法佔大多數),環聖是否會把他們聖經譯本的聖名一律改動?是否會回收他們所有的出版,加以修訂?倘若不然,有關諮詢有甚麼意義?

我不願意猜測環聖呼籲為YHWH的譯法投票的動機是否僅是宣傳技倆,只是想指出,這個譯名在過去二百年,早已由許多中外學者提出建議(尤其是在1840年代翻譯《委辦本》時)。環聖在有關文章所述的,完全沒有超越在近二百年西方傳教士的理解。至於「雅威」的翻譯,更是顯然忽略了近代猶太學者對此問題的意見。

為了讓弟兄姊妹理解,請容許我濫竽充數,回顧在中文聖經翻譯史上,對YHWH的譯法建議。

YHWH的譯法是新教教會的獨特困境,因為天主教或猶太教都傾向以「上主」翻譯。猶太教是由於避諱,在使用這詞時會讀成 “adonai”(意思是「我的主」),避免直呼聖號。羅馬天主教教廷在18世紀諭令天主教徒採用「天主」一詞,表明這才是翻譯拉丁文 “Deus” (拉丁文「神」)的適當譯法,而禁止用「上帝」或「天」等方式。至於YHWH,只可以用「上主」,這是由於拉丁文《武加大譯本》(Vulgate)沒有直接翻譯 “YHWH”,而是把其譯作拉丁文 “Dominus” 的緣故。清初天主教傳教士賀清泰在舊約譯本的注釋中,就說過不應以「耶火瓦」或「耶和華」翻譯 “YHWH”。當時新教傳教士尚未翻譯此語,賀清泰的論述是沿用天主教教廷的決定。不過,1946年吳經熊的《聖詠譯義初稿》,把 “YHWH” 主要譯作「上主」,但也會音譯作「雅瑋」,1968年天主教的《思高聖經》一般把 “YHWH” 譯作「上主」,但也有少數舊約經文音譯作「雅威」。坦白說,天主教《思高聖經》是最早用「雅威」的中文聖經,但 “YHWH” 的音是否真的是「雅威」,從來只是猜想。

早期新教傳教士對此沒有定案,1822年馬殊曼、馬禮遜和米憐譯「神主」,1838年郭實臘譯「上主皇上帝」,1850年高德譯「耀華」,他後來改用「耶和華」。在1840年代《委辦本》翻譯期間,對此問題深入討論,英語論文有數十份之多(我至少看過其中四、五十篇論文),詳細檢閱了所有可能性。

當時主要是分為兩個問題:首先是否音譯或意譯,另一是否應按猶太人的做法避諱。《委辦本》選取了「耶和華」,由於當時對 “YHWH” 的準確讀音沒有確定(其實我認為今天讀「雅威」的二音都只是猜想,猶太學者並不完全贊同),「耶和華」雖然是三個音,但具有翻譯上的優點,包括音近Jehovah(西方傳統的主要用語)、「和」「華」具有良好意義也涉及中華,「耶」字與「耶穌」相連,而且類似的發音已在來華傳教士的著作出現過,所以在《委辦本》決定使用。然而,當時傳教士已指出,有關建議可再修正。

在1870至1880年代,新一代新教傳教士重燃聖號問題的戰火,爭論應該如何翻譯 “Elohim/Theos”,提出眾多可能建議,尤其見於施約瑟的詳細討論。施約瑟提出四種不同譯法,包括「天主」、「上帝」、「神」或「真神」來譯God,但傾向以「上主」譯YHWH。施約瑟是猶太人,他的傾向合乎猶太傳統,而他建議以「天主」譯God,卻是想與天主教接軌。倘若他的建議獲得採納,新教、天主教和猶太教聖經在舊約部分將會相似,而不像今天的差距這麼大。

1890至1919年翻譯的《和合本》,決定God的譯法可用「神」或「上帝」,而“YHWH” 的譯法也成為定案,只可以用「耶和華」。《和合本》約有六千多處譯作「耶和華」,影響了以後教會用語的習慣。這個用語的採納,是在百年以來眾多討論之下得出的成果,雖然並不是盡善盡美,卻難以取代。

然而,這不代表以後的中文譯本只有這一翻譯。在《和合本》之後的首部完整舊約譯本,就是呂振中在1970年出版的聖經。這部譯本是以「上帝」翻譯聖名,至於舊約的 “YHWH” 則主要是意譯為「永恆主」,但「耶和華」一詞也有出現,大多涉及上帝的名號(有部分情況是與名號無關)。呂振中的做法,回到早期傳教士與天主教的傳統。同樣的情況,也見於1979年的《現代中文譯本》,其中大部份作「上主」,但也有少數音譯為「耶和華」,這些地方主要涉及上帝的名號。1970年代初版的《當代聖經》,亦有類似的情況。然而,上述三個版本對翻譯「耶和華」的經文不盡相同,反映了有關選擇缺乏統一的基礎。

在2010年的《和合本修訂版》同時並存「上帝」和「神」版,對於「耶和華」一詞,沒有任何改動。《和合本修訂版》的修訂者曉得,中譯的「耶和華」擁有討論了百多年的問題,不少新修訂的英文譯本,已將 “Jehovah” 改為四個英文字母大寫的 “LORD”,而也有意見認為不應該保留「耶和華」一詞。不過,由於華人教會傳統已形成對「耶和華」一詞的長久運用傳統,《和合本修訂版》的修訂者在約定俗成的情況下,決定保持原譯,沒有改動這個詞。故此,「耶和華」一詞仍然是基督新教主流的譯法。

對於聖名的翻譯問題,從來都是嚴肅的事情,不可以視作兒戲。我覺得眾多聖經學者和弟兄姊妹共同努力思考,是一件好事,卻不應用作宣傳某一譯本的渠道。我十分歡迎《環聖新譯本》的出現,但對於一些沒有深思的做法,例如為YHWH找譯名,或說這譯本翻譯比《和合本》好的類似言論,都是既沒必要也有取巧的成份(把一部2020年的譯本與一部1919年的譯本比較,並不應該),該機構應審慎為之。

作者:蔡錦圖博士(香港信義宗神學院神學博士)

(誠承作者允許轉載)

請支持《門徒媒體》事工化計劃:
轉數快:6323638
Payme:55100852
Paypal.me/apostlesmedia
—————————-
拒絕盲目跟從、堅持聖經公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