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教反同根本與公義無關

0
510


最近讀到以社會運動的角度、分析和爬梳近40年來,歐美反同和反性別運動的論文(見文末參考),發現基督教反同,從來不只是關乎一兩間教會的事,更不只跟基督教相關。

(門徒事工急需事奉人手,誠邀加入!)

國際的反性別運動,追本溯源是由天主教教廷所開啟的,教廷用的手段,就是將原先一些性別運動在用的詞彙再定義,並把一男一女的婚姻、具生育目的的性等概念教義化,以此來抗衡當年日益取得成果的女性主義運動。

為何教廷要抗衡女性主義運動?因為他們認為,女性主義者所提倡的社會改變,侵蝕到他們僅剩對私領域(家庭、婚姻、性)的影響力,間接削減他們的利益,如此的恐懼,讓教廷不得不發聲反對。

及後,教會開始與世界各地的右翼政黨與民粹陣營結盟,成立不同的保守智庫與NGO,相互交流和使用反性別運動的資料,導致現在整個世界潮流,可說是迎來右派勢力的反撲,包括女性與性別小眾在內,小數或弱勢族群的權益爭取,受到很大挫折。

在台灣,過去幾年,教會的反同運動所用到的資料,絕大部分來自香港,因為香港也是從歐美地區引入相關資料並翻譯(像我母會正是師承自美南浸信會,美國南部which is被譽為美國最保守的「聖經地帶」),及後就流通於亞洲地區,供各國的保守及右派陣營使用。

我想,現在還在反同、反墮胎等的基督徒,會以為自己在為公義發聲,這是一件關乎上主公義的信仰事件,但上述研究告訴我們,宗教勢力的反同,根本與公義無關,宗教反性別,已然成為各地右派勢力奪權的工具。

一些具國際視野的反性別宗教領袖,也是默許自己的教會,被如此利用,期望從中也能獲益;其他大部分的信徒,都在盲目順服教會的恐懼動力,而絲毫不知,自己遭利用。

參考:
1.Butler, Judith (2019). Anti-Gender Ideology and Mahmood’s Critique of the Secular Age. Journal of the American Academy of Religion, 87(4), 955–967.

2.Corredor, Elizabeth S. (2019). Unpacking “Gender Ideology” and the Global Right’s Antigender Countermovement. Signs: Journal of Women in Culture and Society, 44 (3), 613-638.

3.Paternotte, David and Kuhar, Roman (2017). “Gender ideology” in movement: Introduction. In Kuhar, Roman and Paternotte, David (Eds.) Anti-Gender Campaigns in Europe: Mobilizing against Equality (pp. 1-22). London: Rowman & Littlefield.

作者:Sunny Leung(高雄師範大學性別教育研究所學生)
編註:原標題【你的反同不是你的反同】,現標題由編輯所起
鏈結

請支持我們的媒體+露宿者工作:
門徒媒體
■ Payme:55100852
■ 轉數快:105276893
■ Paypal:apostlesmedia

門徒事工
■ 轉數快:105640551
■ Paypal:apostlesministry
—————————————
拒絕盲目跟從、堅持聖經公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