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琦:以文字、忖袁牧

0
402


袁牧安息主懷、享年73歲。對於袁牧,我自己也是對這位仁心牧者,有過一點交集。

(門徒事工急需事奉人手,誠邀加入!)

袁牧在我2018年的書曾為我寫下序言,因而認識鼎鼎大名的袁牧。就是鼎鼎大名、因為真的是鼎鼎大名,他不僅教內有名聲有江湖地位、更是出了名宅心仁厚的牧者。當然名聲高,也自然有各種不同意的聲音,但重點是因為他願意提筆為我寫序,出於他也同時想牧養我這類笨蛋的緣故,就多有交集。

「(像殷琦)這樣的基督徒,一定是很孤獨。」雖然此語非袁牧,而是由邵家臻所寫,但卻令我深刻不已。對,我面對的就是一個如此在信仰中孤獨的自己。由出書到宣傳到各樣事情,與一般出書人大概總帶著興奮的心情不同,我多了一層恐懼、多了一層悲哀。因為談這些到底會令我經歷什麼、遭受什麼指責(或讚賞?),都是未知之數。我一方面討厭主流、但一方面又害怕被主流討厭,確實是矛盾之極。所以至今,對於我出過關於「罵」基督教書的事情,也只有很少數人知道,即便是多倫多這邊的教會,我也沒有提過半點。

我就是一直面對著一個孤獨的自己;但,袁牧的接納,多少讓我釋懷一點。

曾經為我基督教書本寫序的人有四位,袁牧是唯一一位在主流教會待過,又有一定江湖地位的人。畢竟陳韋安傳道,就不能算是辦主流教會、howtin就更是異軍突起;袁牧作為主流教會的主任牧師,卻也願意為我這個奇型怪狀、佈滿尖角的基督徒寫的書去寫序,我至今仍相當懷疑,他有沒有因此而受什麼閒言閒語。

想記下幾則關於他而讓我深刻的經歷。一,是在2019年社運時,在某次金鐘發夢時,夢見他在紅磚屋附近,也上前攀談幾句關心一下狀況。他對社會、新一代的擔心,溢於言表,當時我們自然不知道,一切一切都只是開始。另一次,就是在離港幾個月前,我們一家與他晚膳(而我們又住得很近、幾乎是同區街坊),他關心到我與先生會離開香港的事情,也慨嘆世代變遷、港人流散。他也沒有對我先生不信者的身份問長問短(對我最討厭這個),這種在香港教會少有的包容胸襟,也令我印象猶深。

一般社會大眾對他的印象,大概比較是他「左膠」一點的基督教牧師身份。「左膠」,這個詞在現時以不甚正面,但事實上耶穌就是一個極「左膠」。我覺得,也許對袁牧而言,「左膠」也許是一個讚賞吧……?

之後我也曾試過跟他寫過專欄,「字袁琦說」這個食字都無輪的名,就是我起的。不過我的感受是,當我和別人對談的話,我那鋒利的文字風格,總是會削走一大半(說真的,對著牧者我也不敢太胡來LoL),感覺上,就是不太能暢所欲言?所以最後就不了了之。

近年知道袁牧患病,已身在外地的我,也接到過他的面書短訊。總覺得,他沒有必要去記住我這個人,但他也就是記住。他就是這樣一個的牧者啊。如果我身在香港,我也絕對會出席他的安息禮拜。

人人總有一死;我相信袁牧的一生功過,社會與教會大抵都有個定案。

當跑的路跑盡,就安息主懷吧,也能免除世上身體的痛苦了。願其家人節哀。

作者:殷琦

請支持我們的媒體+露宿者工作:
門徒媒體
■ Payme:55100852
■ 轉數快:105276893
■ Paypal:apostlesmedia

門徒事工
■ 轉數快:105640551
■ Paypal:apostlesministry
—————————————
拒絕盲目跟從、堅持聖經公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