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天佑師母:追思禮拜 香港基督教俾面派對

0
571


大家不用擔心我。我先生一早預測了今天,所以吩咐兩個兒子保護媽媽。我愈來愈明白他為什麼重複說這句話「保護媽媽」。剛看完《時壇》的報導,收到幾個問候。有愛我兩夫婦的人會更清楚明白袁天佑的遺願;對我兩夫婦不懷好意的人,會繼續用袁天佑攻擊陳錦美。這亦是循道衛理聯合教會慣用的手法,我一點也不希奇,並且非常習慣。

(門徒事工急需事奉人手,誠邀加入!)

從盧龍光說話的記述,完全就是對袁天佑與家人、袁天佑與教會、袁天佑與事奉的無誤論,又是另一位「繆熾宏」。哀哉!

一個講慣大話、否認性騷的男人,咽哽說話,是否非常真實感人?一個女人,見證維園數名便,衣攜搶有秩序地混入人群,說話正直,是否就是霸道?

袁天佑決定不要教會喪禮,就是不同意累他一生內疚的盧龍光,有機會對他的一生說三道四。這樣的一個追思禮拜(講道內容),驗證了遺願是真實無誤。感謝大家的關心。上帝在我裡面,我安好。

終於出現公開聚會,並且由袁天佑所拒絕、為他上台說話的盧龍光,咽哽宣講袁天佑的痛;若果天佑仍有感覺,這真是他的至痛啊!幸好,他安息主懷了,離開了這個對他錯謬百出、向他極權的地方——教會牧師部。

袁天佑最後吩咐家人,把自己的遺體火化後才通知教會,這做法非常絕情,而且不合教會常態,現在從盧龍光的宣講,家人更支持袁天佑的遺願,與教會分清你我。袁天佑應該是第一位香港循道衛理聯合教會不見遺體、不經教會辦喪的牧師。

耐人尋味:追思會就是表達袁天佑與家人不親、與教會親。而袁天佑的遺願就是親人親、教會不親。

擺在歴史中,放在教牧學書內,這是一個甚麼追思禮拜?讓我輕鬆點給它一個名稱「我哋有頭有面」。

說了沒有客席,原來又係大話,邀請了特准客人憑證入場,多安全啊!有身份職位的嘉賓,比最小的一個教友,來得更有意義啊。

人人都有自由悼念死人,只是以不尊重死者遺願及家屬意願的方式,悼念死者,真是罕有。原來這不只是循道衛理聯合教會,也是今天香港基督教某部份領袖、機構代表及神學人的合邏輯行為,教會人數、機構經濟力下滑,明顯不只是因為移民潮。

從沒想過在信仰上圍威喂。如果信耶穌,信到要參加俾面派對,恐怕信耶穌已經沾上了很多世俗主義。做基督徒,起初是為了信仰,而與人聚在一起,日子久了,基督教圈子變成自己僅有的生活圈子,而自己與甚麼層次的人聚在一起,就顯示了自己的為人內容和取向。

看來基督教中國化是將成之事,基督教圍威喂化已經成行成市。

作者:袁天佑師母
編註:文章由兩篇帖文合併而成,標題由編輯加上
出處1
出處2

請支持我們的媒體+露宿者工作:
門徒媒體
■Payme:55100852
■轉數快:105276893
■Paypal:apostlesmedia

門徒事工
■轉數快:105640551
■Paypal:apostlesministry
—————————————
拒絕盲目跟從、堅持聖經公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