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天佑牧師追思會讀後反思(二)

0
480


當時會長和書記亦知道,宗派牧師夫婦不可受聘於同一堂會的原則,隨著又說曾力勸袁牧以其他方式聘請?(即是有商榷?言下之意,什麼宗派教會原則,都可以以其他方式繞過去?「上有原則、下有對策」?

(門徒事工急需事奉人手,誠邀加入!)

既然時任書記的盧牧師,聽了袁牧透過長途電話表示「心願」同意。既然決定聘請袁師母,又何解要為難袁牧師?我若是袁牧,也會「不發一言」,如果教會不批准,袁牧師能強廹教會聘請袁師母嗎?

收回印信、鎖匙——我不敢想像這種決定對袁牧有多大的傷害?兩位牧師,有想過同工的尊嚴嗎?袁牧師的追思禮拜,變相指責袁牧師「明知故犯」!對於教會的辦事程序原則和紀律,不難想像一位忠誠侍主的牧師有多痛?

袁牧師的追思禮拜,原來事在必行,因為志在告訴來賓:袁師母要以自己的方式事奉,將袁牧師從英打長途電話表示心願變成「困擾」,這種代言合邏輯嗎?袁牧師的追思禮拜,變成指證袁師母「堅決反對」袁牧出任循道衛理聯會教會會長。

我信主54年,記不起出席過多少喪禮/追思會,真是難以理解,甚麼樣的牧者,可以在死者的追思會上,為死者代言,數落其遺孀?

袁牧師若然真的不時離家出走,作為牧師同工,請問教牧長執,又有什麼支援、輔導?

我不認識袁牧師師母,只是2019年開始,從直播中見到他們,之後從袁牧的講道和著作,對這位時代良牧了解更多。

袁牧師是我少見言教身教、言行一致的牧者。我很難接受,盧牧師字裡行間所描述的袁牧師。

至於袁牧師患癌期間的種種,都是袁牧的家事。二三十年了,都沒有人發聲,沒有人提出支持、援助、輔導、教育?如此追思禮拜,簡直新奇!「死者長已矣,生者常戚戚。情則常相憶,理則悟昔迷。已往雖無諫,來者亦追。」

(未完待續)

作者:加拿大信徒
原文鏈結
《時代論壇》報導

請支持我們的媒體+露宿者工作:
門徒媒體
■ Payme:55100852
■ 轉數快:105276893
■ Paypal:apostlesmedia

門徒事工
■ 轉數快:105640551
■ Paypal:apostlesministry
—————————————
拒絕盲目跟從、堅持聖經公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