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竣禧:自困「牢籠」不見「光」—— 循道衛理的公關災難

0
423


香港循道衛理聯會教會悼念袁天佑牧師爭議不斷,並未因追思禮拜在9月2日舉行而平息風波。最近,一位傳道人將盧龍光牧師的追思禮拜演辭傳給我,並建議我閱讀一篇最客觀中立的評論。這樣,我就會明白袁牧師一家跟循道衛理多年來的恩怨。

(門徒事工急需事奉人手,誠邀加入!)

談起「恩怨」,數月以來,網上流傳袁師母(袁陳錦美傳道)因為跟循道衛理積怨已久,所以大力反對教會為袁牧師舉辦追思禮拜;亦有傳言指,袁牧師患病以來,家人對他疏於照顧,令他需要教牧同工和教友陪診。我跟循道衛理高層和袁牧師一家都不相熟,自然不清楚內情。然而,按邏輯推斷,如果家人對袁牧師冷漠無情,那麼他離世後,袁師母和兩位兒子就不會重視他的遺願。倘若袁師母對循道衛理和袁牧師都沒有感情,她更加不會理會,教會怎樣處理牧師的身後事。另一方面,循道衛理堅持為袁牧師舉行追思禮拜,當然因為教牧和會友尊敬袁牧師。然而,教會對袁牧師沒有親口向同工表達他不願舉辦追思禮拜,感到難以理解。教會高層亦認為,追思禮拜並非喪事,同工無需得到家人同意才舉辦追思活動。再者,即使袁牧師不希望公開治喪,他是否連只供教牧和會友參與的追思禮拜,也不願舉行呢﹖

面對這些矛盾,雙方都需要一位資深牧者作調解。本來,盧龍光牧師作為循道衛理前會長和中大崇基神學院前院長,多年來跟不同神學立場的教會領袖,以至不同政治光譜的政界人士交流,理應能夠妥善排解追思袁天佑牧師的紛爭。然而,令人大跌眼鏡的是,他的追思禮拜演講,竟讓大眾感到他將「講台」變成「炮台」,他花上大篇幅,批評袁師母屢屢跟袁牧師唱反調,甚至氣得袁牧師離家出走。也許,盧牧師並非刻意批評袁師母,而是他向來對她沒有好感。據袁師母憶述,他曾在袁牧師跟師母結伴外遊期間,私下傳短訊給袁牧師,說「唔好講教會事情給你老婆知,她會害我們教會」,僅憑這件事,就能作出合理猜測。可是,反感歸反感,她始終是袁牧師的遺孀,既然盧牧師聲稱袁牧師是他的「砂煲兄弟」,那麼袁牧師在天之靈,看見他的兄弟在講台上批評袁師母,他有何感受﹖

盧龍光牧師認為《時代論壇》的報道,令讀者對他的信息產生誤解,因此他公開追思禮拜的演辭。然而,我讀畢整篇講稿,並未如將文章傳閱給我的傳道人般,對袁牧師一家跟循道衛理的恩怨有更全面的理解,反而有更多疑問。舉例而言,袁牧師在1995年獲調派去九龍堂擔任堂主任,而師母不願隨他前往九龍堂。首先,時任會長李炳光牧師調派袁牧師去九龍堂,並非調派師母,那麼師母為何必須夫唱婦隨呢?另外,雖然師母在北角衛理堂並非「宣教師」,但她的事奉就是牧養會友,一間教會同時有兩位傳道人調任,會友能否適應?新任北衛堂主任牧師剛上任,若他有袁師母從旁協助,教會運作理應更暢順。當然,這涉及袁師母的待人接物技巧,以及她跟北衛堂會友的關係。

至於袁師母在1996年和20多名年輕人離開北衛堂,盧牧師形容,袁牧師眼見配偶分裂教會,豈能不痛。我卻反問一句,袁師母跟年輕人另創教會,是否等於「分裂」教會?正如盧牧師所言,當時北衛堂的年輕信徒和年長的堂區領袖意見不合,連袁牧師也感到無奈,可見「教會分裂」是遲早的事。而當教會「分裂」,一群年輕人流離失所,袁師母願意離開大宗派,分文不收地陪伴年輕人,這是一種「修補缺口」的行為。倘若年輕人不信任師母,他們根本不會容許師母一起聚會,更不會跟她另創教會。或許,盧牧師認為,袁師母應該跟年輕人轉去循道衛理轄下的堂會,才算「合一」。我不清楚為何他們不繼續在循道衛理的大家庭成長,只知道基督教向來都是不斷分裂的群體,基督教就是由天主教分裂出來,而衛道衛理也是由聖公會分裂出來。如果按盧龍光牧師的標準,他應該一視同仁,批評馬丁路德和約翰衛斯理「分裂教會」。

盧牧師憶述,袁牧師在2011年當選會長後,受到師母堅定反對;但盧並沒有透露反對原因。袁牧師獲選為會長時,已屆退休之齡,他的健康狀況,是他能否勝任會長職務的關鍵因素。倘若他的健康未如理想,師母因而作出反對,可謂合情合理。另一方面,有傳言師母因對循道衛理積怨日久而反對他。如果她一直懷恨在心,那麼袁牧師升任會長,成為「九五之尊」,她就是「會長師母」,豈非一雪前恥?

由此可見,僅憑盧龍光牧師對袁師母的批評,去定論袁師母是袁牧師生命中的「痛」,並不合理。再者,如果兩人關係如斯惡劣,袁牧師卸任會長後,他和師母怎麼經常結伴到社運前線,守望示威者呢?

執筆之時,我盡量不看網上評論,集中閱讀盧龍光牧師的演辭作分析。當我其後收聽袁師母近日在《門徒公義》467集的訪問後,我認為自己的推斷合理,而袁師母亦透露不少內情,例如她透露袁牧師跟她結婚前,承諾將來年屆60歲,就會安享晚年,但他卻在60歲選擇擔任會長,她感到袁牧師違反承諾,而一度跟牧師商討離婚。而袁牧師當年健康欠佳,也讓她擔憂,因此反對他擔任會長。最後,她選擇尊重牧師意願,而二人婚姻亦維持下去。

盧龍光牧師在《時代論壇》公開追思禮拜演辭後,並未能為循道衛理挽回聲譽,反而引起更多反對聲音。一位退休牧師跟我說,他曾在無數追思禮拜講道,從未見過有牧者在講台上批評亡者家屬,而盧牧師的講章,更是講道學的反面教材。

其實,盧龍光牧師如此「反常」,未必是刻意在講台「發炮」,他或許眼見循道衛理數月以來備受批評,因而決定在追思禮拜大篇幅憶述袁牧師和家人的關係,殊不知帶來反效果,不僅沒法讓循道衛理挽回形象,更讓公眾感到教會不近人情。

倘若盧龍光牧師希望為循道衛理挽回形象,就不宜批評袁牧師的家人,因為循道衛理一直受非議,原因正是外界覺得教會不尊重袁牧師一家。盧牧師彷彿自困在牢籠之中,對反對聲浪置之不理。若然他顧全大局,在追思禮拜中憶述袁牧師在各堂會事奉的點滴與辛勞、在雨傘運動期間守護示威者,活現會祖約翰衛斯理的「世界為我牧區」精神,即使追思禮拜仍然有爭議,也未至於令循道衛理引發「追思變鞭屍」的公關災難。

最諷刺,當然是袁牧師兒子袁健恩在追思禮拜舉行前夕透露,袁牧師生前不願教會舉行追思禮拜,是因為他擔任會長期間,曾低調處理一位被投訴性騷擾的牧師,而他不願涉案者上台發言。在這種爭議下,盧牧師竟然「無畏無懼」地上台,最後循道衛理建立多年的多元開放形象,嚴重受損,實在教人婉惜。更婉惜是,不少非信徒對循道衛理不以為然,卻有教內名人對袁牧師的「生命之痛」深深感觸,並沒有運用從前讀神學時建立的邏輯分析,對盧牧師的憶述存疑,更有部分教內網民附和。如此,香港基督教怎能建立良好聲譽呢?

作者:鄭竣禧
鏈結

請支持我們的媒體+露宿者工作:
門徒媒體
■Payme:55100852
■轉數快:105276893
■Paypal:apostlesmedia

門徒事工
■轉數快:105640551
■Paypal:apostlesministry
—————————————
拒絕盲目跟從、堅持聖經公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