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竣禧:基督教右派「道德L」怎樣煉成?從陳謳明「躺平也是罪」說起

0
222


不經不覺,2023年過去了。每逢新年,香港人習慣回顧去年大事。在基督教界,聖公會大主教陳謳明的聖誕文告,其爭議餘波未了。他寫道「許多人陷入了頹廢的『躺平』生活,一些香港年輕人甚至選擇輕生,因為人類選擇罪惡的黑暗,希望和生命之光就被遮住了。」

(門徒媒體8周年網聚晚宴立即報名!)

我對陳主教的觀點大惑不解。先說「輕生」,很多人受情緒病困擾而自殺,生活壓力影響他們的血清素和多巴胺,以致情緒失控。樂壇天后李玟,生前面對情變而患病,無疑是受害者,若我們斥責她「選擇罪惡」,就是在傷口上灑鹽。至於「躺平」,不少年輕人想擺脫無窮無盡的工作,拒絕成為資本家的賺錢機器。只要躺平族沒有作奸犯科,根本跟「罪惡」扯不上關係。

陳主教又說,我們有能力選擇向善的道路。不知道他是否認為,只要我們發奮圖強,成為專業人士,組織幸福家庭,並且將金錢才幹貢獻教會,就是追隨基督呢?若果是,去年在九龍城南選區,參選區議會選舉的馬志恆,就是一個「好見證」。這位90後基督徒,現於路德會真道堂青年中心,擔任青年事務發展主席。他致力在教會開辦IT課程,為青少年作職涯規劃。後來,他到內地修讀公共行政,繼而加入新政黨香港新方向,推動青年福利。此外,他獲取碩士學位後,現同時於清華大學和城市大學修讀碩士學位,且擁有一位擔任藝員的妻子,可謂成功神學的模範。

他將個人成就歸因於基督教栽培。他分享自己在基督教家庭長大,蒙受任職教師的雙親循循善誘。因此,他認為港府應該實施令社會繁榮安定的家庭政策。他在競選廣告標明自己是「基督徒」,去宣揚完善家庭政策。而這種政策竟然跟「性」相關。他反對同性婚姻,認為性小眾權益導致社會資源失衡。基督教向來著重形象包裝,尤其是「高學歷」、「專業人才」和「名人效應」﹔加上「順服掌權者」和「一夫一妻、一男一女、一生一世」,將這些元素結合成政治理念,就形成一股勢力﹕基督右派。

1 基督右派的美國起源
基督右派起源於美國。60年代,美國「新保守主義」者曾經反對自由主義和保守主義,後來他們目睹美國政府濫施民粹福利而改變立場。他們認為社會福利令窮人不願自力更生,令家庭瓦解,以致道德敗壞。因此,新保守主義者主張取消社會保障計劃,讓人公平競爭。他們信奉家庭價值、社會穩定,認為政府應對國民增加道德規範,讓上帝拯救國家。

與此同時,民權運動和自由解放現象,令美國信徒擔心傳統基督教思想受破壞,因此他們開始捍衛保守價值。到了1976年,「新保守主義教父」克里斯托 (Irving Kristol) 將「維繫基督文明社會道德觀」列為新保守第一信仰,吸引大量信徒支持。而列根掌控共和黨後,更和右翼基督徒結盟,以換取教徒支持列根經濟學。

既然基督右派強調家庭價值和自力更生,那麼從政者的家庭狀況和個人成就,便成為信徒最關心的事情。喬治布殊把握機會,宣稱他按照葛培理的教導,每天閱讀《聖經》,深受主愛感動。他又坦言,從青少年時期開始酗酒,幸得愛妻接納,終於在40歲那年戒酒。他讚揚妻子優雅聰明,願意忍受他的粗糙之處﹔更重要是,上帝拯救他,因酒精而快要閉上的眼睛。

這種「悔改後心意更生」的見證,大受保守信徒歡迎。布殊競選總統期間,獲得親信南部福音教會支持,教會甚至派發宣傳單張,「教導」信徒投票。而布殊也在眾多保守州份中大獲全勝。

至於特朗普,即使他的種族主義言論和性別歧視言論備受非議,但高達80%的白人福音派信徒,在2016年投票給特朗普後,在2020年再次支持他。2021年,西雅圖的市中心房角石教會轄下一間諮詢機構,曾進行一項民意調查,有57%受訪者認為,福音派教牧和信徒對特朗普的支持,「顯示他們試圖實現符合福音派基督教價值觀的政策,以及行動方面的道德勇氣」。

特朗普落選後,醜聞纏身。他被判定性侵女作家,並遭罰款500萬美元﹔又因曾試圖收買一名據稱與他有婚外情的成人影片女演員,而遭起訴,但大量保守信徒仍然期望他再次當選總統。今年6月,信仰與自由聯盟(The Faith and Freedom Coalition)舉行年度會議,接待多數共和黨總統參選人,讓他們與右翼基督徒交談。當特朗普演講閉幕辭時,受到熱烈鼓掌﹕「我們是正義的十字軍,要阻止縱火犯、無神論者、全球主義者和馬克思主義者。我們將恢復我們的共和國,作為一個上帝之下的國家!」

特朗普宣揚的「正義」,是怎樣的正義?就是一個有婚外情、且曾性侵女士的富豪,在任時捍衛《宗教自由便利法案》,讓信徒在同性婚姻和性取向等議題上,堅持保守立場,因而獲教牧讚譽為「在維護道德基礎的政策方面,無與倫比」。

即使喬治布殊出兵伊拉克,而備受批評,但至少維持美好婚姻的形象。特朗普則私德有虧。須知道,基督右派不僅反對同性婚姻,連婚前性行為也是禁忌,但一眾保守教牧竟為了捍衛「一男一女」的核心價值,去支持一個性侵罪犯。究竟,他們的道德底線在哪裡?基督右派向來為人垢病的,是他們只有「對」與「錯」之別,站在「聖潔」的高地上譴責同志,不願聆聽性小眾的掙扎﹔較少關注性議題以外的事情(例如種族主義、性別歧視)。如今,他們對性侵和婚外情的「個別情況」處處維護,無疑是基督右派的大倒退。

2 本土基督右派的政教合作
觀照香港,我們能否找到相似情況呢?先說「對」與「錯」之別,陳謳明主教視躺平和輕生為罪惡,不願了解躺平者和輕生者的苦況,明顯是過份黑白二分。每逢選舉,不少教牧呼籲信徒,投票支持反對同志平權的建制派候選人,平日卻以「政教分離」為理由,毫不關注標準工時、政改方案、明日大嶼等議題,就是一種「選擇性關社」。此外,陳茂波參選2008年立法會選舉期間,時任恩福堂堂主任蘇穎智,拍攝助選影片,讚揚陳茂波維護健康家庭,持守社會傳統核心價值,關心家國,卻對他經營劏房,涉嫌違反《建築物條例》,以及涉嫌在新界東北發展計劃有利益衝突等誠信問題,隻字不提,可見這位「萬人教會」名牧,像部分美國教牧一樣,對性議題毫不妥協﹔對理念一致的從政者私德,則「選擇性妥協」,堪稱「道德L」!

來到「全面完善」的選舉年代,馬志恒在宣傳旗幟寫上「基督徒」,並在攝影鏡頭前講家庭見證,跟喬治布殊異曲同工。而他批評同性婚姻導致社會資源失衡,明顯是妄顧性小眾伴侶在輪候公屋、申請社會津貼等人權。此外,他竟然邀請著名練馬師鄭俊偉為其助選。香港基督右派向來反對賭博,港府在2003年將賭波合法化前,香港華人基督教聯會合共三百多間會員堂會,在2001年以「賭波合法化,禍延千萬家」為標題,在兩份報刊刊登全版報紙反對合法。而賭馬、六合彩等娛樂,教會一向視之為「貪婪」。作為教會青年事務發展主席,馬志恆為了博取選票,而邀請練馬師助選,無疑是將「選擇性道德對錯」和「選擇性妥協」繼往開來。

2024年1月1日,新一屆區議員履新。馬志恒並不在議員名單上﹔從新聞價值角度,落選者毫無討論價值﹔然而,筆者預計,將來會有很多個「馬志恒」藉反同建立政治名聲,不可不察。而像陳謳明主教的親建制教牧,在「基督教中國化」理念下,必然愈來愈多。在多元開放的城市,親建制和持守傳統婚姻價值是個人選擇,理應獲得尊重,只是支持性解放和人權自由等理念,在現今香港難以宣揚。既然如此,進步基督徒不妨「躺平」﹕對議會躺平、對保守教會躺平,在羊圈外關心受壓迫的性小眾、情緒病患者、政治囚犯等。當我們身體力行地關心大主教忽視的弱勢社群,就是走在向善的道路。

作者:鄭竣禧
編註:基督右派又稱福音右派
鏈結

請支持我們的媒體+露宿者工作:
門徒媒體
■ Payme:55100852
■ 轉數快:105276893
■ Paypal:apostlesmedia

門徒事工
■ 轉數快:105640551
■ Paypal:apostlesministry
—————————————
拒絕盲目跟從、堅持聖經公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