趁年青・學釋經:道可盜,非常道?

0
598


自新教由天主教分裂以來,即馬丁路德改教以來,平信徒從聖品人手上奪回釋經權已經五百幾年了,然而在這五百幾年間,神的道是要枯乾了嗎?恐怕就是了。最近華人基督教會流傳着「有牧者把其他牧者講的道成篇抄走成為自己講的道,因而被免去講道的職份。」然而事件已經開始發酵,並且引起了廣泛討論。

(門徒事工急需事奉人手,誠邀加入!)

首先作為一個基督徒,出來就是為了見證神,先不講《十戒》中的「不可盜竊」這條罪(但其實已經犯咗,向神跪下悔改吧?)但首先小弟提出一點,盜者認為被盜者的道和盜者所講的道與他所學的道相近作出認同才會盜取那人的道,這就是前設,不認同的話,根本不恥抄襲。

其次被盜者解了盜者在理解道(福音)上的死結,並且認為盜者自身的死結,作問題的最佳解(optimum solution),未能在被盜者的道上再進行modification,所以唯有整篇抄下先講。

現代流行一句諺語:「不作死就不會死。」(與「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同義的現代版)互聯網通訊發達,有的講道人都會放自己講的道上網供公眾聽取查閱,有的卻不以為然,這對封閉管理模式的教會造成了一定程度的衝擊,講道者所講的道,很快和很容易和街外的講道者的道作出比對,批判其高低成敗優劣等等等等……亦有講道者被查出講回自己多年前的道。

如此在主日講道的疏忽,往往為聽者作出不好的見證。正如先知耶利米所言:
「他們輕輕忽忽地醫治我百姓的損傷,說:平安了!平安了!其實沒有平安。」耶利米書‬ ‭6‬:‭14‬

小弟在曾經聽聞過有傳道人在他的手機中有成幾千篇的道(講稿),他可以隨時翻閱和參考,這是無可厚非的,神的道在這作為傳道者的他身上可能真的枯竭了。他忘記了他自身出來說話,一舉手一投足,都是為了見證神。

其實聖經中,有實例可以參照,就是在使徒行傳:「神藉保羅的手行了些非常的奇事;甚至有人從保羅身上拿手巾或圍裙放在病人身上,病就退了,惡鬼也出去了。 那時,有幾個遊行各處、念咒趕鬼的猶太人,向那被惡鬼附的人擅自稱主耶穌的名,說:「我奉保羅所傳的耶穌勅令你們出來!」做這事的,有猶太祭司長士基瓦的七個兒子。 惡鬼回答他們說:「耶穌我認識,保羅我也知道。你們卻是誰呢?」惡鬼所附的人就跳在他們身上,勝了其中二人,制伏他們,叫他們赤着身子受了傷,從那房子裏逃出去了。凡住在以弗所的,無論是猶太人,是希臘人,都知道這事,也都懼怕;主耶穌的名從此就尊大了。」使徒行傳‬19‬:‭11‬-‭17‬

那惡鬼的回應正正就是聽道者心裡的問題,「你是誰?」講道者的道如果不是他本人的道,所以天上的、地下的也都不認識他,而他的講道也成為了虛妄的話了。

以斯帖記如此記錄算是對講道者的嚴厲警告:「末底改託人回覆以斯帖說:「你莫想在王宮裏強過一切猶大人,得免這禍。此時你若閉口不言,猶大人必從別處得解脫,蒙拯救;你和你父家必致滅亡。焉知你得了王后的位分不是為現今的機會嗎?」以斯帖記‬ ‭4‬:‭13‬-‭14‬

致於該教會的判決,小弟卻有此認為,經上記著說:「生身的父都是暫隨己意管教我們;惟有萬靈的父管教我們,是要我們得益處,使我們在他的聖潔上有分。凡管教的事,當時不覺得快樂,反覺得愁苦;後來卻為那經練過的人結出平安的果子,就是義。」‭‭希伯來書‬ ‭12‬:‭10‬-‭11‬

每個信徒都會經歷「神枯」的時期,平信徒亦然,教牧亦然,所以教會從來不是單向的機構,是神與人、人與人之間互動平台。所以主耶穌如此說:「我是你們的主,你們的夫子,尚且洗你們的腳,你們也當彼此洗腳。我給你們作了榜樣,叫你們照着我向你們所做的去做。」‭‭約翰福音‬ ‭13‬:‭14‬-‭15‬

正因如此,鼓勵「信徒互相洗腳」的主耶穌就成為了這個問題的「最佳解」了。

作者:花生書友
鏈結

請支持我們的媒體+露宿者工作:
門徒媒體
■ Payme:55100852
■ 轉數快:105276893
■ Paypal:apostlesmedia

門徒事工
■ 轉數快:105640551
■ Paypal:apostlesministry
—————————————
拒絕盲目跟從、堅持聖經公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