趁年青・學釋經:嘥氣!對失信政府講羅馬書「順服掌權」

0
280

最近網上再次流行對羅馬書十三章的討論,《低聲道》報道陳韋安牧師,嘗試以原文角度理解順服一詞,指出「受……約束」和「遵命」的分別,十分精彩。今次希望運用歸納式研經法中第二步「理解(Interpretation)」中的歷史背景, 借學者 Douglas J Moo、James D G Dunn 和 FF Bruce 對經文背景的理解,嘗試進入對羅馬書十三1-7。

(門徒事工急需事奉人手,誠邀加入!)

首先,羅馬教會本來是由一班羅馬猶太基督徒建立的,但徒十八2-3指出,羅馬在約公元49年,有一次驅逐猶太人的行動,雖然不是所有猶太人都離開羅馬,但這次驅逐行動令猶太人在羅馬教會的影響力下降,當50年代中期法令被廢除時,猶太基督徒回到羅馬,外邦基督徒和猶太基督徒之間的張力驟升。

這說明政府政策對基督教會有著不能迴避的影響,因此,羅十三1-7的討論,也不得不看看政府政策在當中的角色。

但相比政府政策更重要的,是基督徒的「天國」觀。徒二章「凡物公用」一段歷史中,彼得講道時曾說:「你們當救自己脫離這彎曲的世代。(徒二40)」

事實上,當時基督徒間有一個流行的說法:這世代很快會過去,基督很快會再來。

羅馬基督徒亦受這想法的影響,於是產生一個想法:既然這世代將要過去,基督徒可以不交稅嗎?這問題引發保羅要明言基督徒該有的立場和態度。對當時羅馬基督徒而言,這問題並不陌生,所以段落的主題在最後(6和7節)才出現:「你們納糧,也為這個緣故⋯⋯當得稅的,給他上稅……」。

「凡人所當得的,就給他。當得糧的,給他納糧;當得稅的,給他上稅;當懼怕的,懼怕他;當恭敬的,恭敬他。」(羅十三7)

7節其他部份,是保羅希望以納稅為原則,呼籲羅馬基督徒當以做「好市民」及正面面對世俗的君王。在羅十三1-7,保羅並沒有指出當時羅馬政府做了些甚麼惡事,保羅的預設是,政府是好的,他也認同當時的政府「乃是叫作惡的懼怕(3節)」,相反,若羅馬基督徒不交稅,便成為作惡的一方,不是行善。Douglas J Moo 亦認為,保羅主張納稅是亦是回應了耶穌所講:「該撒的物當歸給該撒, 神的物當歸給神。(可十二17)」

FF Bruce 指出,當時羅馬的猶太人享有 collegia licita 這個比一般外邦人優厚的待遇,例如在宗教上便有很大的自由度。在主後51或52年(徒十八12-17),方伯迦流只視保羅和哥林多猶太人的衝突為猶太人間對自己的律法不同的理解,此舉令保羅可以仍舊在 collegia licita 保護之下廣傳福音。FF Bruce認為,保羅既在事件中得益,自然對羅馬政府有較正面的理解。

結論
羅十三1-7並沒有處理基督徒如何面對一個失效及/或失信的政府,經文假設政府是運作正常的,因此,保羅並不是叫羅馬基督徒去順服一個失效及/或失信的政府。在敬拜該撒像這方面,保羅絕不會逾越約翰在啟示錄的教導,必會斷言拒絕,而FF Bruce 認為,只要平時守明文規定的法律,當要拒絕敬拜該撒像這類非絕對的法律時,便有更大的籌碼。

「主再來」這個「已然未然(already but not yet)」的狀態,的確令不少基督徒感到困惑。但與羅馬教會不同,華人基督徒似乎要面對的問題是對「主再來」的過份冷淡而不是過份熱切。保羅對羅馬政府有正面的評價,若把羅十三1-7節任何一節,套用到一個失效或失信的政府,本身已經不適合,若硬把其中一些經節,脫離保羅對當時羅馬政府的註釋和理解而應用,便更有錯用經節之嫌,這是釋經者應該防範的陷阱。

作者:Kenneth Lee (散會時代)
鏈結
編註:原標題 (羅馬書十三1-7真的在講「順服掌權」嗎?)

請支持我們的媒體+露宿者工作:
門徒媒體
■ Payme:55100852
■ 轉數快:105276893
■ Paypal:apostlesmedia

門徒事工
■ 轉數快:105640551
■ Paypal:apostlesministry
—————————————
拒絕盲目跟從、堅持聖經公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