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ist創辦人撰文踢爆「基督教劉細良」Harold大話

0
760

「Hypersonic Fest 2023」超過數十人員及機構,遭主辦單位Hypersonic Lab負責人Harold Chan拖糧,曾協助他還債的Promist樂團,月初宣佈結束僱傭及合作關係。Harold前日在ig發帖竟指責對方扣起「Project Ash」音樂會報酬,令他無法「履行對其他人的還債承諾」。Promist創辦人Mary Ma今早發帖回應,踢爆Harold「有心人貸款給他,2月底可以一次過償還所有Fest債主」的大話,根本未曾清還債務。Harold一再撒謊,誠信破產,被冠以「基督教劉細良」臭名。

(門徒事工急需事奉人手,誠邀加入!)

Promist創辦人Mary Ma今日清晨在ig發表逾六千字限時帖文,詳細回應Harold前日聲明的指控,當中踢爆Harold「有心人貸款給他,2月底可以一次過償還所有Fest債主」的大話。事緣「Project Ash」音樂會籌備前期,Harold爭取導演工作,「2月時曾向我表示,他已找到不同的有心人協助他,無論是奉獻或者貨款給他,他亦指會在2月尾還清Fest 2023的欠款。」Mary當時心想,如果Harold能在2月底還清款項、4月共同完成「Project Ash」這企劃,會是他一個「重生」的機會,因此把導演工作給他。

Mary前日書面回覆記者解釋,Harold當時表達,有心人士貸款一次過償還所有債主,他之後再逐步還款給這位有心人士,因此需要工作賺取薪金還款。

不過,Mary聲明舉出三個例子,揭穿Harold「2月底償還所有Fest債主」的謊言:一、Harold向她引薦Live Feed團隊,說會向對方取得報價。但等了一個月,也沒有收到任何跟進或報價,最終她自行尋求其他團隊。及後知道,Harold聲稱想找的團隊,是「Hypersonic Fest 」其中一個他完全沒有回覆的苦主。對方在音樂會後聯絡她,得知Harold拖欠他們超過9萬欠款,卻從不回覆他們,亦沒有向他們就「Project Ash」索取過報價。二、「Project Ash」完結後,有幾位「Hypersonic Fest」苦主聯絡她,告知Harold一直沒有回覆他們,交待何時還款,此事讓她震驚。三、「Hypersonic Fest」期間,Promist協助聘請一些職業樂手,參與兩場演出,共數萬元,當時代為墊付,但Harold一直未償還。

對於Harold指迄今未收到「Project Ash」音樂會導演工作報酬,打亂他履行對「Hypersonic Fest 2023」苦主的還款承諾。Mary澄清,這類公開發售門票的音樂會,場館需要抽取部分門票收益,即使行政程序順利,也需要超過一個月的時間。因此到了今天,她們都未收到門票收益。音樂會結束不足一個月,Harold以此方式追討款項,實在令人咋舌。在兩個月導演工作期間,Harold多次出現失職情況,她們將從導演薪資中扣除40%,以補償其他員工(詳見另文);其餘60%將用於支付上述所指,預先墊付給樂手的部分費用:「我們會盡責支付Harold其工作應得的報酬,這些報酬將會用於其償還其於Fest 2023部分拖欠款項之用,並在將款項存入債主戶口後,將轉帳記錄提供。」

對於Harold指控,為「Project Ash」傾注大量心血,卻在過程中遭遇「意料之外的困難」,包括決策權和預算控制權,受Mary Ma限制,嚴重削弱他作為導演的權限。Mary詳盡反駁:Harold要將舞台擴充及搭建8尺高樂隊台,開會後決定不採用,因為其設計會為本身已預計虧蝕過十萬的音樂會,再增加約八萬元的預算;大部分主要演出者年資較淺,過大的舞台,反而會令演出者增加壓力。這事後,Harold工作態度明顯改變,疏於回覆及跟進,更於3月31日至4月8日期間選擇性失聯,很多待安排、溝通、回覆的事項,都沒有跟進或回覆。當時各項工作如火如荼進行,各單位聯絡不到Harold,均開始直接聯絡她討論及決定。

對於預算控制權受限,Mary反駁,由一開始聘用他,已經詳細告之,即使並非導演的職務或權力,都有告知、商量;作為音樂會負責人及監製,她絕對有責任管理音樂會的支出,防止被導演濫用。有關有外來人士介入的指控,Mary反駁,整個製作過程,只有核心團隊參與決策,舞台搭建方面發表意見的並非「外來人士」,而是與她一起共同決定音樂會導演人選的另外一位監製。她由當初物色場地及團隊成員等,已有參與這個企劃。

Harold指控被她阻止出席Band rehearsal,Mary指他將不同事件混在一起。他講述的分別是3月頭第一次Band rehearsal,她沒有阻止Harold出席,而是要求他在出席Band隊綵排前聯絡音樂聰監,了解綵排安排及有何協助。由於只是首次練習,因此請他留意,並給樂手們空間練習。而後半部分提及的,是4月20日總綵排,她要求他不要再插手。

事源19日一節重要綵排環節中,Harold不但沒有事先預備好綵排流程,更堅持丟下導演職務,與演出嘉賓晚飯,綵排開始一個半小時才出現;帶領綵排期間,沒有有效控制時間,導致其中一個嘉賓的部分幾乎無法排練。當晚凌晨,音樂總監向Harold了解總綵排安排,他不但沒有安排Rundown,亦未有與場地、演出者等協調。鑑於那已是入場館前最後一次綵排,之前已造成太多混亂;Harold亦欠缺經驗、意識、知識等,實在難以再交託重任。當晚她及音樂總監通宵安排綵排項目、Rundown等。Harold於再較早前與合唱團的綵排後,她收到數個包括以口頭,及Whatsapp形式對他的投訴。「在緊急關頭,我請Harold於20號停止其導演角色,並安排了音樂總監於當天臨危受命,主持綵排。更嚴重的,是22號入場館當天,導演在沒有與製作團隊交代的情況下,於當天晚上才出現。日間Set Up過程中的不少決策,製作團隊都迫於無奈,需要於導演缺席的情況下作即時決定。當晚音樂總監在舞台總監的邀請下,當晚的綵排,臨時擔任了導演角色,協調整個場館的演出者及技術部門等等。」

Harold前日在Hypersonic Lab ig發表限時帖文,反駁Promist月初的結束僱傭及合作關係聲明,稱為「Project Ash」傾注大量心血,在兩個多月內參與超過40場會議和排練,與多個單位溝通,處理文書工作,盡力確保音樂會能成功舉辦。然而,過程中遭遇「意料之外的困難」,包括決策權和預算控制權受Mary限制,嚴重削弱他作為導演的權限;至今未收到應得報酬,打亂其生活以及履行對其他人的還款承諾,要求Mary盡快支付。而同一時間,他屏蔽臉書和ig所有帖文,包括今年初承諾還債及籌款的聲明,亦再無交代何時會清還債款。

圖:Mary Ma發帖回應





Harold Chan發帖


相關報導:
音樂節蝕錢 拖糧遊日韓 Hypersonic Lab遭罵爆擬告勞工處
[門徒頭條]Hypersonic Lab拖糧欠債仲飛日韓 高調出ig reels 抵罵24/1/2024
Hypersonic Lab票務員控訴:900蚊都拖糧、誠信破產
[門徒頭條]Hypersonic Lab音樂節被拖糧苦主告勞工處/負責人Harold Whatsapp群組訊息流出 26/1/2024
Hypersonic Lab拖糧4個月 臨時員工將向勞工處控告
Hypersonic員工群組對話曝光 Harold Chan不斷撒謊拖糧
Hypersonic搵慈善團體代收捐款 顧問:踩界《稅務條例》88條
[門徒頭條]Hypersonic Lab搵慈善團體代收捐款31/1/2024
Hypersonic Lab還債無期:幸運樂團停收捐款、Promist炒魷
[門徒頭條]Hypersonic Lab遭割蓆炒魷 Harold Chan還債無期 16/5/2024
Hypersonic Lab拖糧走數 陳恩明:未經定罪 應假定清白
Hypersonic Lab拖糧醜聞 Promist負責人冀Harold承擔欠債責任
[門徒公義]第499集:Hypersonic Lab苦主兼前僱主披露「基督教劉細良」Harold問題

請支持我們的媒體+露宿者工作:
門徒媒體
■ Payme:55100852
■ 轉數快:105276893
■ Paypal:apostlesmedia

門徒事工
■ 轉數快:105640551
■ Paypal:apostlesministry
—————————————
拒絕盲目跟從、堅持聖經公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