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流製作:為什麼教會這麼令非信徒厭惡?

0
315


容我列舉教會——其實只是指「堂會生活教」,並非聖經理解的教會——的「長相」,返教會的教徒們可以嘗試了解一下,為什麼這麼多人覺得「教會」討厭呢?

(門徒事工急需事奉人手,誠邀加入!)

1. 自命清高
教會恃著「耶穌寶血」,覺得自己擁有「屬靈特權」,是「神的選民」,還據先賢那偉大的「因信稱義」道理,發明歪理,說教徒因耶穌寶血遮蓋,神「睇唔到」你有罪,然後審判日自動過關,只需接受「基督台前」的賞賜。就是「使命觀」也基於這種自恃,講員呼召人傳福音,非因不傳會有禍,而是用罪人生活可憐,襯托自己「出手」是多偉大,勉強就委身獻給你們這班罪人吧。

2. 妒忌心
教會雖說讀經重要,事奉重要,要「尋找迷羊」,但意思是我——教會——才有資格做這些事。原因?因為你這未信的不過是神厭惡的罪人,你不可能讀懂聖經,也沒資格事奉神,若你領聖餐?簡直是褻瀆。這種想法根本和法利賽人一個樣,而法利賽人就是釘死那講真話的耶穌。

聖靈普遍降下,不用你彼得批准,我哥尼流一家也可以有聖靈。但現實是,非信徒講神學、譯聖經,都被踢走,沒資格進入堂會世界的視野。事奉?我親見原來這是大罪,萬萬不可給這些罪人觸碰如此高尚的「事奉」。這時候,大家都聖人上身,雖然平時自己也不讀經、不關心世界。

3. 裝可憐
教會出事屢見不少,但在堂會裡總是被無限寬恕。堂會教徒寬容自己的能力是非常高的,一切衝突磨平。對人不對事,是教會生活的日常。當有教會醜聞傳出,那些傳道、導師總是說「人有軟弱」、「教會都是由罪人組成」,然後鼓勵大家自省,換句話說不要評論特定事件的對錯。教徒在做錯的時候,其實不是認錯,而是裝可憐、裝軟弱,用來逃避滿佈新約對「辨識」的教導。

4. 情緒勒索
教會講道的所謂「默想」,往往是用來情緒勒索:「耶穌這麼愛你,難道你就不能什一奉獻?」在一些很少發生的情況,當女傳道被對質,就會像阿媽告訴你:「我養大你眠乾睡濕,你現在這樣對我嗎?」——而事實,她不是你阿媽,也沒有像阿媽那樣養大你。

5. 井底蛙
堂會裡講究「合一」,意思就是人民公社般生活——集體負責制,不講求do the thing right,只求大家捆綁,沒有誰是誰非。這種管治方式,最終排除智慧,只留下蠢人。一個教徒,大概幹掉異己都花掉不少時間,空閒時還要「數算主恩」,忙碌的慶祝「主恩滿溢」。這麼忙,當然沒空認識時事,莫說進修神學了。久而久之,人就變得無知,也欠缺能力參與社會的公共討論,開口就只懂引聖經,令公眾莫名其妙。

6. 虛偽
教會有一種「期間限定」,就是他們一直引以為傲的「愛心」。只有當你是在「圈內」,教會才會愛心滿瀉。所以形成「教會有愛心」的「見證」很多,沒有的也很多,只在於你是否還是「自己人」。教徒對教會有太多理想(ideal),所以會刻意經營一種「真愛心」,它出現時不是假的(沒有私心),但它可以突然消失,因它基礎不是個人關係,也不是道理。

而教會裡的表現,和「平時的他」反差太大了,例如在職場很毒辣,或很毒很冷漠,回到教會卻跳掣熱情唱歡迎歌,又用哭腔領禱,人家便覺得你虛偽。

7. 窩裡鬥
教徒平時忙敬拜,忙搞團慶、堂慶,然後最費神的,要數是幹掉異己,留下同聲同氣。這是一個big project,例如要巴結、奉迎、抹黑、背後中傷。這一切都好費勁,所以自然沒有時間理會那個墮落罪人居住的「外界」(而他其實每周有五天都在這裡生活、和同事勾心鬥角)。當看見教會為了幾十人的地盤窩裡鬥、爭堂會的爛物業,卻不敢在外間和三山五嶽對著幹,像世人能拿下半邊天、發財進賬億萬,就覺得這些人很庸碌。這種人還說自己有「寶貴的救恩」、「永生」、「神恩」,真是自欺欺人。

作者:飄流製作
原文

請支持我們的媒體工作:
門徒媒體
■ Payme:55100852
■ 轉數快:105276893
■ Paypal:apostlesmedia

請支持我們的露宿者工作:
門徒事工
■ 轉數快:105640551
■ Paypal:apostlesministry
—————————————
拒絕盲目跟從、堅持聖經公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