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天佑師母訪問後記:必須先道歉,後恢復對話

0
275


由於循道衛理聯合教會刻意破壞袁天佑的遺願,我作為他的遺孀,應該怎樣履行他的遺願?9月2日,林津運用欺詐手段,配以謬誤教權,僭越喪家意願的追思禮拜,並盧龍光不符合事實的講道,為我打開一個門,我開始認知怎樣達成袁天佑的遺願。

(門徒事工急需事奉人手,誠邀加入!)

《時代論壇》刊出盧龍光9月2日的講道表述了:沒有智慧愚不可及,對配偶沒有良心,對婚姻家庭沒有責任感,違反保羅的教導,不尊重妻子、歧視女性,自高自大的牧師,才會把牧師本身事奉的成敗、易難、痛與快慰,歸咎於妻子(師母)。

若要了解袁天佑的痛,不是從盧龍光或任何人的認識,了解袁天佑,我們應該從袁天佑自決的遺願,了解袁天佑:

1)家葬:天佑的心底是扎扎實實的看破紅塵,虛空的虛空,一切都是捕風捉影,塵歸塵土歸土。他明白自己,也明白自己的教會,他沒有合適的主禮人及講員,他不需要教會大事一番告別他。他亦顧念社會現況不便聚衆,不用加添香港人的傷痛感。他自決在家人的陪伴下安靜離開。

2)「低調處理」:他仍然掛慮,2012年被他低調處理了性侵的牧師,會再發生性騷或性侵事件,因為他在19年知道了這位牧師重犯性騷。2023年他確實帶着「佢可能重犯」的憂慮離世。袁天佑不按教會應有的行政程序,對教會當政者和曾被低調處理的牧師留下有關遺言,轉而將此「低調處理」委托自己的兒子,他的內心怎樣看教會處理性投訴,請大家感悟吧!

天佑會否不知道自己的孩子,不是循道衛理教牧,不返循道衛理?他會否不懂得教會應有的程序?這也與他對孩子的叮嚀「保護媽媽」有關,他知道我知道有關事實,他亦知道,我在需要時會發聲啊(發聲的人總是被傷害,尤其是是師母)。

3)頤養金:他知道我可能拒要頤養金,他說服我要頤養金的用語是「欠你的」。一個人帶著一顆欠了妻子的心離世,多麼遺憾。

如他所料,他死後,果然真的被自己的同事不尊重他和他的家人。

一切都必須先道歉,然後恢復對話。袁天佑及其配偶後人等,絕對有人權自決不要教會任何公開悼念活動或聚會。他是一個人,一個有自主力的牧師,他不是教友的奴隸,更不是牧師部的傀儡,被褫奪了人最基本的自決權及尊嚴。

一個教會,只強調自己教會需要追思會就追思會,完全不尊重被追思的人和他至愛至親的家人,怎尊重那看不見的上帝?

相關節目
[門徒公義]第503集:袁天佑師母專訪 要求循道衛理聯合教會道歉

作者:袁天佑師母
編註:標題由編輯加上

請支持我們的媒體工作:
門徒媒體
■ Payme:55100852
■ 轉數快:105276893
■ Paypal:apostlesmedia

請支持我們的露宿者工作:
門徒事工
■ 轉數快:105640551
■ Paypal:apostlesministry
—————————————
拒絕盲目跟從、堅持聖經公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