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續友徠:從禾的種子看神的國

0
625

成熟的禾,結成一束束的穀,割下來,把穀除殼就成米。香港這地方自古已種禾,甚至曾經在華南有舉足輕重地位,及後農業轉型至種菜。前者每年最多種兩次(簉),種菜則每年可以種三四次,不同款式,可以輪流種,相對收入較多,亦較少風險。

(門徒事工急需事奉人手,誠邀加入!)

想像一下,全年只可以種兩簉禾,好勤力嘅話,種三簉,如果有乜天災水災失收,只靠種禾為生嘅就死得,以前米農因失收,窮到要賣家檔、賣仔女,也比比皆是。所以有句話叫「食穀種」,形容窮到連用來種禾嘅穀種,都要食埋。

荔枝窩曾經主要種禾,以前原居民生活都好窮困,可能因為只種單一作物,其他作物例如番薯、薑、桔仔,只係當雜糧幫補,未有足夠技術,種不同作物及輪作,很受天氣變化影響。

到而家我哋喺荔枝窩種嘢,只為自給自足,又唔係要搵錢,或許冇乜壓力,可以種啲高風險嘅嘢,就係種米。雖然不似種菜咁,要經常睇住咁困身,但係種米,需要較大體力勞動。點解要繼續種米?因為可以睇到好多嘢。

多謝正在坐政治冤獄的譚得志(快必),最近的週日講章提到,種植啟發了我對種禾的演譯。有關耶穌形容,神的國像撒種一樣(馬可福音4:26-32):一粒小小穀種的生命力,儲存一年,放在太陽下曬一曬,叫醒佢,用不同溫度嘅水浸一浸,放在保暖箱發芽(稱為摧芽),就看到蓄勢待發的生命力。 黑夜睡覺,白日醒來,種子就發芽了;撒在地上,發苗(我哋加多個步驟要插秧),之後長穗,然後穗上發成飽滿的穀子。其實我也不肯定,邊粒穀種會變成那棵苗,及以後一束強壯的禾,而呢束禾可以長出煮成一碗飯咁多嘅穀。就算期間我也不時要照顧,例如除草、施肥、調節水量、起鳥網;但收成如何,都要睇神嘅作為,由唔被睇好嘅幼小種子,在香港農業已衰落、被淘汰的產物,讓我親眼目睹,由內而產生強大的生命力及可能性。

當中有忍耐:忍耐種植過程的辛勞,不確定的天災鳥蟲病影響;等待:每簉要等四個月才見收成;信心:信神會安排好的結果,就算最後穀少收了,原來多了人參加活動,而了解種植甚至神的作為;盼望:希望穀長多啲,鳥吃少啲,颱風嚟少啲。這是不住的盼望,也是一種靈性的操練。

就像耶穌用來作比喻的芥菜種,細小,但種出來可大至給鳥兒在其枝下築巢;穀種成禾所在的濕地,同時養育多種生物,有兩棲類、爬蟲類、蜻蜓、蜜蜂、鳥類以此為蔭。以上種種,由小至大的生命力,是內在的,不會被政權壓碎,就如耶穌死後復活,及後孕育更大更廣的公義慈愛,無人能毀。

作者:阿謙(綠續友徠)

請支持我們的媒體工作:
門徒媒體
■ Payme:55100852
■ 轉數快:105276893
■ Paypal:apostlesmedia

請支持我們的露宿者工作:
門徒事工
■ 轉數快:105640551
■ Paypal:apostlesministry
—————————————
拒絕盲目跟從、堅持聖經公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