邵家臻:就算求情是一場徒勞

0
195


他已經被判罪成,幾個星期以來,他和他的家人一直不忿,愈看判詞愈是不忿,所謂的解釋,都不是解釋。法國哲學家Paul Ricoeur 的敍事理論認為:痛苦乃因日常生活被非理性事件無預警闖入,這時候,人最需要一個解釋,解釋為什麼獨我一人受此嚴懲。

(門徒事工急需事奉人手,誠邀加入!)

人愈是無法解釋痛苦的來龍去脈,就越難以忍受痛苦。痛苦若是得不到一個合理的解釋,恐怕只會加倍痛苦,一為我們遭受的痛苦本身,二是懊惱自己無法賦予痛苦意義。所以,不管那種痛苦經驗,終將指引我們走向各個解釋,只不過,各家解釋的角度天差地別,令人如墮深淵。

陳情之日又將至,如何帶著「不解」陳情,這裡有一種春蠶吐絲的艱辛。

或許你們都說得對:本來無罪,何必陳情?只是,為家人感受,我都要盡力爭取,這幾年,他們為我𠄘受太多太多了。

這陣子,我們都是為陳情信張羅:用第一身還是第三身寫?要動之以情,還是說之以理?要自己親自演譯,還是請人代勞?要立此存照,又不要說過了頭。

至於請人家幫忙撰寫的,此時此刻,為我作人格證明已經不容易,還要白紙黑字寫下我倆的一場相識。不理有用沒用,所有給我的求情信,都是一份珍寶,一份雪中送炭。

我要逐個字逐個字的讀,逐個字逐個字的記住,逐個字逐個字的感銘五內。

就算是一場徒勞。

作者:邵家臻
編註:合併《解釋》、《徒勞》兩文

請支持我們的媒體工作:
門徒媒體
■ Payme:55100852
■ 轉數快:105276893
■ Paypal:apostlesmedia

請支持我們的露宿者工作:
門徒事工
■ 轉數快:105640551
■ Paypal:apostlesministry
—————————————
拒絕盲目跟從、堅持聖經公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