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必講耶穌:所謂盼望,是來自極大的失望,甚至絕望

0
175


今日嘅講章,主要係講先知精神,唱到衰一衰,宣告上主的審判,呼喚皇家意識的當權者及依靠皇家意識自我感覺良好的人悔改、回轉。我哋今日會講到先知耶利米,亦都會講耶穌繼承咗耶利米嘅先知精神。

(門徒事工急需事奉人手,誠邀加入!)

喺皇家、帝國意識形態中,先知嘅另類道路,可以話係一場笑話,政權可以用暴力除掉它,或藉繁榮安定、長治久安,由治及興的安逸去忽略它,但先知精神的追隨者、實踐者知道,這個不屈不撓的笑話,其實來自上主的本性。這位上帝不是帝國意識形態的翻版,也不是世人的自我投射,祂不被俗世政權認可,不被法庭承認,因為法庭是獨裁政權的幫兇,祂也不受聖殿歡迎,這位上主,聆聽邊緣人的哭聲。這是祂歷史的起點,祂具有熱忱和哀傷的情懷,具有關懷的能力、哭泣的能力、憂傷及喜樂的能力,祂的哀傷情懷、關懷能力,批判着一切以關愛包裝的城管監視與壓迫!

先知透過哀哭的語言,穿透皇家意識的麻木和否定,唯有哀哭的語言,才能夠把麻木的人帶往悲痛中,帶人到他們不願面對的喪禮中,因為那正是仁慈的喪禮,我們自己的喪禮!耶利米用哀弔語言的能力以及製造象徵死亡景象的能力,把君王必須面對又不願面對的現實帶到君王面前,哀哭和哀悼,死亡的詩歌是一種批判的形式,審判、宣告皇家世界的結束。

我們記得沒有哀哭,就沒有克服冷漠和恐懼的可能;沒有哀哭,也沒有接納新事物的可能;沒有哀哭,當然也沒有回轉、悔改,並尋求拯救的可能。我們看一些耶利米哀歌的詩作,耶利米哀歌我們由2章尾讀到3章尾。先知反問上主:「婦人豈可吃自己所生育手裡所搖弄的嬰孩嗎?」「祭司和先知要在聖殿被殺嗎?喪身刀下,遍地屍骸的,都是孩童和老人,斬殺誅戮,毫不留情,凡人所孕育的,其敵人都趕盡殺絕,絕子絕孫」。第3章先知詩人繼續說:「自己走入黑暗,不見光明,肌膚枯瘦,骨頭折斷,獨草痛苦環繞我,黑暗高牆圍困我,上主阻我去路,絕我生路,使我成為眾矢之的、萬民笑柄,被仇敵嘲笑。有菜食,但是苦菜;有酒飲,但是苦酒,仲要飲醉苦酒,用沙礫磨碎我牙齒,用灰塵給我充飢,冇平安無幸福冇榮光,希望也都幻滅。」以上是耶利米死亡的描述,痛苦的哀歌。但3章23至33節,今日普世教會都會讀的舊約經文,卻輪到上主的慈愛永無止境,其仁慈朝朝常新,忠信浩大無垠。

先知在極大的絕望死亡恐怖中,生出一種對上主信實慈愛、恩典的把握,痛苦是有的,絕望也很實在,「人在幼年背負上主的重軛,這原是好的,他口貼塵埃或者有指望。」那信心是有的,但如履薄冰,如臨深淵,唔敢話自己一定得,否則又變成了政權的自吹自擂自欺欺人。如果大智若愚大勇若怯,大信心大盼望不也可以是大信若疑大望若死嗎?盼望不就是生於極大極大的失望,甚至絕望嗎?這是波爾多神學家以祿在辨別「希望與望德」時的提醒。波爾多除了紅酒,還有神學家呢!今時今日,不絕望,是看不到盼望的啊,弟兄姊妹。

今日福音書也講兩個在極大極大失望,甚至絕望中的人的呼喊。馬可福音5章21至43節,有一個患血漏12年的女人,血流啊,流血不止呀。12年也是一個比喻的講法,詩意的符號,這個12年血流的女人,在醫生手上受了許多苦,佢差唔多絕望啦,但聽聞有個叫耶穌嘅人經過,呢個女人本來被文化宗教社會法律定義為不潔、有罪、邪惡、無可救藥,花盡一生所有,病勢唔單止醫唔好,反倒病得更重嘅女人,佢鼓起勇氣,走去擠滿人群之中,搏大霧,心諗:只要摸一摸耶穌的衣服,沾一沾他的旺氣、靈氣、神氣,自己就可以得醫治,都差唔多絕望啦,死馬當活馬醫啦,向死求生。呢段經文寫得好奇怪,鬼故一樣,拍戲都得。個女人一摸耶穌件衫,佢就感到血流嘅源頭立時止着,仲「覺得」身上嘅災病好咗,而嗰邊嘅耶穌頓時心裏感到有能力從自己身上出去,好邪咁!更邪嘅係,耶穌十足冷面笑匠,大聲問「邊個摸我?」啲門徒亦都好妙:「年宵又好,睇煙花又好,咁多人咁迫,你仲問『邊個摸你嘅?』」個女人知道自己憑迷信一般的信心,主動尋求醫治的事情敗露了,佢好驚!因為根據嗰套僵化咗嘅律法,自己係不潔嘅,唔應該接觸人嘅,自己應該要匿埋一邊,死喺孤寂與絕望中嘅,但係佢憑自己嘅信心、權利,爭取自己嘅幸福健康尊嚴自由權利嘅一個舉動,依家敗露咗,佢深感恐懼。喺極大嘅失望,甚至絕望中把握住希望的話,人怎能不恐懼呢?耶穌話:「呢個女人嘅信,救咗呢個女人。佢可以平平安安回家去了,災病已好了,舊事已過,都變成新的了! 」

另一個在極大極大失望,甚至絕望中的人,在今日福音書故事中,也發出他的呼喊。有一個猶太人會堂的領袖叫艾魯,有一個12歲嘅女兒,都係12 ,象徵以色列人12支派的符號。12歲的女兒快要死了,艾魯找人去請耶穌到自己的家去救女兒。耶穌去的途中,就發生咗剛才講到耶穌救治血漏女人。耶穌去到嘅時候,那個12歲女孩已經死了,耶穌說「不要怕,只要信」。耶穌去到女孩床邊說了一句嗤笑的話:「小女孩不是死了,只是睡着了。」香港不是死了,只是睡着了;香港人不是死了,只是睡着了; X X不是死了,只是睡着了⋯⋯」上年我講馬太福音的時候,我也問過大家一個問題:「使死人復活是一個神蹟的話,使睡了的人醒返,又是否一個神蹟呢?」。尤其是使裝睡的人甦醒。12歲少女復活之後,周圍的人反應,大大的驚奇和恐懼,像上個主日我們講平靜風浪故事時,門徒最後的反應,「大大懼怕」。當上主的國介入人間時,當人面對死亡絕望,幾乎要死時但又死唔去,當人在極大極大的失望,甚至絕望時,居然憑着像芥菜種子一樣更微弱微小微不足道的信心,而抓着一線生機時,驚奇、驚恐,大大懼怕,死過翻生,不是人之常情嗎?

公開地承認內心的懼怕,羞愧於我們所選擇的未來,此事,人才能破除被否定和自欺的麻木;否認痛苦哀傷和死亡,只會造成麻木,對耶利米和耶穌而言,他們叫身處的處境,完全沒有任何朝向上主,或從上帝而來的新動力新方向,只有破從麻木、公開哀傷,才有更新的可能。人人都需要配合其方向而行的意識,人無法再相信上主的審判,即同樣無法相信上主的恩典。願上主叫我們看見哀哭、死亡、淪落。願榮耀歸上主~香港。誠心所願。

作者:譚得志
鏈結

請支持我們的媒體工作:
門徒媒體
■ Payme:55100852
■ 轉數快:105276893
■ Paypal:apostlesmedia

請支持我們的露宿者工作:
門徒事工
■ 轉數快:105640551
■ Paypal:apostlesministry
—————————————
拒絕盲目跟從、堅持聖經公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