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必講耶穌:該做的事一定做、該說的一定要說

0
197


今日我要講嘅係先知嘅勇氣、想像力和必須,你可以話係面對羅馬暴政強權講真話。歷史都係一樣,強權一般都不喜歡聽真話,直接的、婉轉的、諷喻的、幽默的……都不喜歡,佢哋都會撲殺,搵個理由以法律包裝。所有行惡者都是共犯、串謀者,耶路撒冷的艾希曼。

(門徒事工急需事奉人手,誠邀加入!)

打開舊約先知以西結書2章1至5節,先知面向上主,那上主可以是人內心的呼喚,可以是人內心良知的要求,上主要求先知向強權講真話,要差遣佢去「悖逆的國民以色列人哪裏去」。先知本身也是以色列人,向自己的國家、國民講真話,冒着危害羅馬帝國國家安全的風險講真話,聖經話「他們是惇逆的,他們與列祖都違背我,直到今日。」以西結那時的今日到今日的今日,這政權這皇家意識都是悖逆的,都是「面無羞恥,心裏剛硬,上主的審判亦係上主的恩典,要藉先知的真話向悖逆之民宣講,一旦悖逆者悔改回轉,恩典便臨到悖逆政權當中,像那個被大魚吞下肚中三日兩夜的先知約那的故事。但悖逆之民既是悖逆的,他們必悖逆到底,上主也警告先知,『它們或聽或不聽(它們是悖逆之家)。』上主特別強調他們是悖逆之家,但都要差遣先知去講真話,無論言論幾咁不自由,真話總是有真話的方法顯明出來。老羞成怒的政權用那條千變萬化的紅線滅真話,先知應該做的事一定要做,必須講的話,一定要講,哪怕九死一生,甚至十死無生,這關乎信仰,十字架之內隱藏着復活的生命,也關乎勇氣。沒有信仰的勇氣不是勇氣,同樣,沒有勇氣的信仰也不是信仰。

施洗約翰承傳了先知的使命和勇氣,所以比政權斬首,馬太福音記載了這個故事——「約翰責備希律被斬」。哈維爾向蘇共講真話被囚、坐冤獄,仲有數不盡嘅維權人士、家庭教會嘅傳道人、弟兄姊妹,伊朗勇敢女性,阿富汗嘅勇敢女性,向強權說真話而殉道的人,無日無之。希律係當時的當權者,施洗約翰為何要責備當權者呢?因為希律打算娶佢兄弟腓力的妻子希羅底,約翰因此責備希律。希律不喜歡被約翰責問,所以拘捕他。但希律視約翰為義人為先知,而且民眾也支持約翰,所以遲遲都冇殺害約翰,只把他收監。有一日恰巧是希律的生日,他大排筵席,請晒啲達官貴人來,希羅底的女兒跳舞娛賓,希律好開心,問佢:「你想要乜,我都俾你。」當權者以為自己無所不能,可以比任何嘢佢喜愛的人。希羅底因為約翰責備佢同希律結婚,一直懷恨於心,此時機會來了,可以報仇。希羅底唆擺女兒向希律要求施洗約翰的人頭。希律可能本來唔想殺約翰,但希羅底矢志要置約翰於死地。聖經話希律憂愁,因為之前發過誓,怕自己不守誓言的話,同席的賓客會不尊重自己及自己政權代表的威嚴!即是說,其實所有的權勢,包括所有大鑼大鼓的權勢、自吹自擂的權勢,他們所做的事,是要令那些被他們統治的人,甚至令統治者本身都相信他們擁有他們所裝作擁有的權力,這是一種虛怯,掌權者根本沒有作為掌權者的權力,這表示他們的生活是具破壞性的絕望生活,而他們的絕望往往要別人為他們的不安全感付出代價。先知的代價,說真話的代價,今時今日我們的代價,必須要付的代價。

先知除了九死一生同十死無生之外,仲會痴痴地咁嘅,唔瘋癲先係唔正常!保羅與約翰一樣被拘禁在獄中,相傳佢哋都係被暴政斬首的。保羅在獄中寫信給哥林多教會的信徒,哥林多後書12章2至10節說:自己以「軟弱、凌辱、急難、逼迫、困苦為可喜樂,因他什麼時候軟弱,什麼時候就剛強了。」這是與自吹自擂、大鑼大鼓的政權相反,不誇耀自己的強盛偉大,不強裝自己的強政勵志由治及興,我們誇耀自己的軟弱,因為主的恩典夠我們用,而他的能力是在人的軟弱上顯得完全,他的能力在十字架上彰顯出來。誇耀自己的軟弱,叫基督的能力覆被我,我什麼時候軟弱,什麼時候就剛強,十字架隱藏了復活,蓮花生於污泥當中。願我們都軟弱,溫柔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承受地土,正如十字架矗立在大地之上,地土,大地使我們堅穩,無論行走或坐下,我們和大地一同呼吸,允許大地在我們之內,在我們周圍,大地有痊愈我們的力量,軟弱的人、溫柔的人,被基督的恩典和大地的力量覆庇我們,願我們勇敢,有先知的勇氣做應做的事,講應講的話,願榮耀歸上主~香港。誠心所願。

作者:譚得志
鏈結
編註:原標題「先知的勇氣:應該做的事,一定要做;應該說的話,一定要說,哪怕係九死一生」

請支持我們的媒體工作:
門徒媒體
■ Payme:55100852
■ 轉數快:105276893
■ Paypal:apostlesmedia

請支持我們的露宿者工作:
門徒事工
■ 轉數快:105640551
■ Paypal:apostlesministry
—————————————
拒絕盲目跟從、堅持聖經公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