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天佑牧師追思會讀後反思(一)

0
586


申報:
1。我不認識盧龍光牧師!
2。日前書友轉載《時代論壇》有關盧牧師的報導,才記起「性侵牧師?」事件。沒有證人:利益歸於被告人。
3。我不在現場,只是單從《時代論壇》報導的字裏行間中思考。

(門徒事工急需事奉人手,誠邀加入!)

我們基督徒常把「愛」字掛在嘴邊。愛是一門窮一生學不好的學問,不是我婦人家可以在這𥚃長篇大論。我簡單的理解:
愛人如己……難!
彼此相愛……難!
愛不愛你的人……更難

但靠著基督的愛,難都要學。愛一個人,最不難,就是「可以」不做他們不喜歡的事!教會一意要違背遺願、容讓是非作回應,這種「愛」是何等深奧啊!

由袁牧息勞後四天,「教會一意孤行宣布要搞公開聚會」,袁師母每日都有發文,要求尊重袁牧的遺願,直到香港天文台發佈嚴重𩗗颱風警告,教會仍然堅持要開下去?袁健恩才在最後關頭明言:「最後希望果位涉事牧師自重唔好係我爸爸名義嘅追思禮拜上台講任何廢話。」誰是果位涉事牧師?

據盧龍光牧師:「……追思會不錯,是讓人對袁牧師『哀思懷念』,而非為了『歌功頌德』,也非『行禮如儀』,『我們不會因他被當權者攻擊而割席:亦不需要因他被人稱讚,而分享他的光環』……」。

以下有些話,不應從我這個年將七旬的婦人該說的, 但還是要說。

曾聽過前母會一位姐妹,向我哭訴,她被生父強姦的回憶,更可悲的是,她母親竟然否認(默許),並漠視她的創傷,然後送她去英國寄宿。之後還容讓她生父,改說她「生命中的痛」!

聯想:違背一位所謂尊重牧師之遺願、踐踏一個喪家的哀悼,不為什麼,只因要為死者代言「生命中的痛」。

盧龍光既然覺得不合適,為何只好同意?而通過聘請?他在追思禮拜中,沒有讓我知道究竟「追思」袁牧師的什麼;我只從這報導中,有更多疑問?

盧龍光指,袁牧師在「北衛」事奉期間,「發生了許多事」。究竟是什麼事?「年輕人以世俗手法操控堂區代表選舉、排斥年長堂區領袖」、資深領袖亦以同樣手法「重奪堂會控制權」、「教會不像教會」。

短短四行記述盧牧師的話,我讀著這段述說,腦漲眼癟、腰骨痠痛,都要再讀清楚,「北衞」的問題,怎麼竟是袁師母十年前就觀察到?

有趣的是——「北衛」的年輕人、年長堂區領袖、資深領袖、教會的肢體,竟然在幾十年後,要在袁天佑牧師的追思禮拜甘願被代言?我不禁問,當時誰是會長?那些人全都被沈默了?

什麼「無奈與傷痛」、「無能為力」、「壓力」?認識袁天佑牧師的香港教友,請問以上是您們所認識,所尊敬的牧者?是可以任師母擺佈的袁牧師嗎?

感受沒有對錯,但不能用個人感受強加在死者身上,請問當時是誰通過聘請袁陳錦美師母。斷不會是袁天佑牧師可以一意孤行罷!

(未完待續)

作者:加拿大信徒
原文鏈結
《時代論壇》報導

請支持我們的媒體+露宿者工作:
門徒媒體
■ Payme:55100852
■ 轉數快:105276893
■ Paypal:apostlesmedia

門徒事工
■ 轉數快:105640551
■ Paypal:apostlesministry
—————————————
拒絕盲目跟從、堅持聖經公義!